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首頁->準入

難忘那碗白水面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20-05-18 09:46 來源:
分享:
0


  1993年1月,青春萌動的我,經組織分配進入貴州省遵義市播州區鴨溪鎮工商所工作,開啟了我的市場監管之旅。
  初入工商,和所有年輕人一樣,我對未來無限憧憬,除了美好,還是美好。那時的工作,雖很艱苦,也頗有意思。平時,我們上門服務個體工商戶和私營企業;大集的日子,我們管理市場秩序。住的宿舍在四面臨風的肉市樓上,每天清晨,小鎮居民與豬肉販子的討價還價聲,充斥著我的耳膜,也留下我的青春記憶。
  為方便群眾,無論遠近,“送照上門”成為所里的工作常態。那些年,總共服務了多少市場主體、送了多少執照、跑了多少公里山路,我確實記不清楚了,但是,到幾十公里外的煤礦企業送照的經歷,至今記憶猶新。
  那天剛剛破曉,所長便叫醒了我:“趕緊準備,多吃點,早點出門才能早點回來。”時間真的太早了,星星還掛在天上呢。看著所長端來的那碗面條,我實在吃不下去,匆匆跟在所長后頭出了門,完全沒有理會所長為什么會讓我多吃點。
  當時的交通條件很差。鴨溪鎮晴則漫天灰塵,雨則泥濘四濺,出門十分不便。山道彎彎,走走停停,一身汗水一身泥,緊趕慢趕,總算在午后趕到了煤山。毫無生活經驗的我,急急地問:“哪里有小吃店可以買吃的?”完全沒有想到,在空曠的煤山上,根本找不到小吃店。煤礦老板很熱情,趕緊讓老板娘給我們做飯。所長卻搖頭,再三推辭:“不行,這不合規矩。”我站在一邊,雖不再說話,不爭氣的肚子卻配合著發出響聲。煤礦老板笑著說:“哎呀,小姑娘都餓了,要吃要吃,煮點煮點,在我們鄉下,只要不嫌腌臜,面條還是有的……”
  說話間,煤礦老板遞給我一大碗白水面。餓得前心貼后背的我,狼吞虎咽、毫無形象地吃完那碗面,全然沒有顧忌碗邊是否有煤垢,也沒有顧忌面條里是否有煤渣,拿起黑黢黢的筷子就往嘴里扒,那真叫一個香啊!
  返程路上,已是滿地月光。想起所長早上臨出門時讓我吃的那碗面,想起他悄悄放在煤礦老板家里的面錢,我的內心對自己正在經歷的青春,既慚愧也有了全新的認知。如今,所長離世多年,但他和他那一代人的言傳身教,讓我砥礪前行,不負韶華,讓我領悟了如何與服務對象保持水乳交融的親情關系,更讓我理解并始終堅守工商人的淳樸初心和事業情懷。
  歲月靜好,時代變遷。隨著體制改革,曾經的工商所已然不再,全新的市場監管所取而代之。我的青春,從一個起點轉向另一個新起點。路漫漫其修遠兮,市場監管的未來歲月,也會有汗有累,也會一路歡歌。

□車先玉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