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市場時評

不能以信用管理為名把人分為三六九等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20-09-14 15:44 來源:
分享:
0


人分三六九等。□商海春/作


  9月3日起,“蘇城碼”App上線“蘇城文明碼”功能,形成市民文明程度“個性畫像”。此番做法,用意可謂良好,即鼓勵市民遵守交通規則,提升城市文明水平,然而,民眾似乎不買賬,認為這是將人分為三六九等,甚至有人認為,文明碼就是良民證。網友的此番責難,揶揄之余,提出的是一個樸素的命題:能否以打分的方式,對人的文明狀況排名?
  蘇州的文明碼,到目前為止,至多是蘇州市交通違法行為的失信記錄。冠以“文明”一詞,實在名實難副。
  人是最復雜的生物,根據某幾類行為甚至只是依據淺表的外觀,即劃定民眾的文明等級,輕則難以周延,重則有訛謬之譏。例如,張三捐贈,即因此提升其文明分值,殊不知該筆捐贈系其販毒所得,更不知還有很多人以“為善不為人知”為念長期匿名捐贈。李四是知名企業家,還是政協委員,出入司機接送,不曾有交通違法記錄,文明分自然頗高,殊不料某日竟曝出性侵女童丑聞……凡此種種,不一而足。
  即便一定要賦值,如何針對不同的行為賦值,既含價值判斷,又有技術理性,難度之高,幾無可能。例如,尊老孝親、志愿服務、見義勇為,如何賦予正值?再如,交通違法、亂扔垃圾、惡待鄉鄰,又當如何賦予負值?仁智互見之間,賦值殊為不易。而要折算成一個總分,以一個個抽象的數字,衡量一條條鮮活生命多向度的文明表現,極為不妥。
  鑒于巨大的認知黑洞,歷史一再證明,政府要對企業或者個人精準畫像,并賦予相應分值,進行信用背書,經常橫遭打臉。政府不該為任何市場主體信用背書,同樣,政府也不應當為任何民眾的文明水平背書。假如有一天,信用分或者文明分極高的張三,因嚴重犯罪行為而鋃鐺入獄,評分者情何以堪?
  以文明碼或信用分,來區分民眾生活的便利度,于法無據。
  蘇州當地媒體報道,蘇州人“一人一碼”,讓文明成為每個市民的通行證,文明積分等級高的市民將享受工作、生活、就業、學習、娛樂的優先和便利。此外,“蘇城文明碼”還有警示和懲戒作用。綜合文明指數比較低的,在積分入戶等方面會受到影響。
  信用聯合獎懲,通俗說,就是好人好報,惡人惡報。好報或惡報,概括性地表述為“信用聯動獎懲”。好事或壞事的溢出效應,古今中外,俯拾皆是。某村張三盜竊被抓,刑滿釋放歸來,村里人都說,張三手腳不干凈,好女不要嫁給他,這是熟人社會樸素的“信用懲戒”。如果張三是律師,則會因此被吊銷律師執照,這是陌生人社會制度化的“信用懲戒”。
  信用聯合獎懲,這本身并沒有什么問題,問題在于,能否把所有的違法情形根據一定的算法,形成一個分值,不分領域地聯合獎懲。
  當然不可以。在依法行政的總體要求下,信用獎懲務須遵循關聯原則,即行政機關應當根據行政管理需要,明確在其履行公共管理職責或提供公共服務時將查詢并運用的信用信息范圍,并向社會公布,從而避免引入不正當的他項考慮,避免行政裁量權的濫用。
  例如,市場監管部門關注被監管對象的違法記錄,以增強監管與執法的精準性,這樣,市場監管、應急、城管等部門的監管信息就具有關聯性,彼此可以共享;發改委、科委、商委等財政項目比較多的部門,則看重行政相對人虛報騙領財政資金的過往歷史,他們之間也可以共享相關信息。
  再如,《杭州市文明行為促進條例》已經于2016年3月1日起實施,在公共場所隨地吐痰、亂扔垃圾,向車外丟煙蒂、拋果殼等行為都屬于違法行為。因為隨地吐痰被城管部門處以罰款,是否應當影響其向發改委、科委等部門申報項目?當然不應當,因為這兩類行為遠遠沒有關聯度。所以,將所有違法行為一鍋煮,形成一個信用分,并據此一體獎懲,毫無疑問,摒棄了關聯原則。而這一原則,卻是依法行政所不可或缺的。
  信用聯動獎懲,并不是獨立的權利或行政處罰類型,而是“獲得有利對待”或“不利對待”的概括表述,有的時候會嵌入到行政許可、行政檢查、行政處罰、行政給付等具體行政行為之中,有的時候則會融入政務服務便利化措施的予奪,有的時候則會成為政府分類監管的重要依據。
  無論是廟堂之高,還是江湖之遠,誠信之道,無遠弗屆。然而,只有法治護航,方能行穩至遠!

□上海市司法局副局長法學教授 羅培新

(責任編輯:沈沉)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