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首頁->準入

“解”開更好看的“視”界

——信源編碼標準故事(三)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20-09-15 09:17 來源:
分享:
0


  

再拓展:走出國門競爭世界標準舞臺
  在AVS的發展過程中,與國際同行標準的競爭一直是繞不開的話題。在打破國外標準的專利壁壘之后,AVS主動出擊,開啟了自己的“走出去”之路,也實現了從標準輸出到產業輸出的關鍵轉變。
  2010年10月6日,國慶長假還未結束,黃鐵軍就搭上了飛往廣州的航班。
  黃鐵軍此行,是為了參加10月7日開始舉行的第94次MPEG國際會議和第53次JPEG國際會議。MPEG是ISO/IEC運動圖像專家組的縮寫,其任務是制定面向數字電視和網絡視頻等領域音頻與視頻的技術標準。JPEG則是聯合圖像專家組的縮寫,其任務是建立靜態數字圖像的壓縮國際標準。這兩方面內容,正是AVS進軍國際標準的主攻方向。
  作為我國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音視頻標準體系,AVS從2002年6月21日誕生起,就擔負著一項神圣的使命:在國民經濟第一大產業的數字音視頻領域,發出中國人自己的聲音,畢竟正是由于DVD產業發展的沉痛教訓和MP3、MP4標準的話語權不強,我國相關音視頻產業的發展才步履維艱。
  在2006年2月成為國家標準之后,AVS迎來了沖擊國際標準的機會。
  2006年4月4日,國際電信聯盟(ITU)啟動IPTV(交互式網絡電視)的標準化制定工作,并成立了網絡電視重點小組,以協調和推動全球IPTV標準的起草和制定。得到這一消息后,黃鐵軍的工作更加忙碌了。因為他知道,音視頻編解碼標準是IPTV技術標準中競爭最為激烈也是最重要的標準之一。
  AVS高清解碼芯片、編碼器、機頂盒等關鍵產品的開發生產已經掀起熱潮;基于AVS的IPTV、數字電視、手機電視等應用系統或將進入試驗階段。
  黃鐵軍也清醒地認識到,與國際競爭對手相比,AVS標準在產業化進程上的差距清晰可見,而國際化是產業化的加速器,AVS要與國際上的標準競爭,就必須走上國際化道路。因此,促進產業發展和進軍國際領域成為擺在AVS面前亟須解決的問題。
  為了在世界標準競爭中搶占有利位置,AVS工作組決定兵分兩路,成立FG-IPTV特別工作小組和MPEG-C提案工作小組兩個特別工作小組,一方面參與ITU的IPTV標準制定,使AVS進入ITU的IPTV標準;另一方面參與ISO和IEC,共同推動出臺新一代視頻標準MPEG-C。
  2007年5月7日至11日,國際電信聯盟IPTV FG第四次會議在斯洛文尼亞召開,明確AVS視頻編碼標準成為與MPEG-2、H.264、VC-1并列的可供IPTV選擇的標準之一。
  2009年7月,憑借性能先進、價格合理的優勢,AVS正式成為新一代音視頻國際標準,AVS和ITU-T H.264(MPEG-4 AVC)、SMPTE VC-1共同成為三個視頻編碼國際標準!“AVS成為國際標準,一方面充分說明了AVS本身的發展已經得到全世界的廣泛認可,中國的標準已經具備和世界其他音視頻標準共同競爭的實力,必將進一步促進AVS在國內相關行業的應用。”黃鐵軍說,“另一方面,也表明我們當初堅持開放做標準的思路是正確的。中國標準應該是開放的,這為大規模產業化提供了很好的條件。”
  事實上,從標準制定之初,AVS就一直關注標準的產業化問題。為此,2005年5月25日,AVS產業聯盟在北京宣布成立,目的就是為了加速AVS的產業化進程。更重要的是,AVS已經形成從上游芯片到終端接收設備的完整產業鏈,為我國構建“技術→專利→標準→芯片與軟件→整機與系統制造→數字媒體運營與文化產業”的產業鏈條提供了難得的發展機遇。
  “工作組制定標準,產業聯盟做市場工作,合力推動標準產業化。但產業化和標準制定不能脫節,必須相互協調起來,市場意見必須及時反饋給工作組。如果這塊工作做不好,反而會耽誤產業化進程。”AVS產業聯盟行業主管汪邦虎說。
  2013年3月18日,中古哈瓦那數字電視示范區建設竣工儀式在古巴首都哈瓦那舉行,采用中國AVS標準的數字電視正式落戶古巴,哈瓦那數字電視示范區覆蓋200萬人口,下一步還將推進數字電視在古巴的全覆蓋。此前,中國AVS標準已經在柬埔寨、老撾、緬甸等國落地,斯里蘭卡、吉爾吉斯斯坦等國家也都在使用中國的地面數字電視標準,這代表中國的數字音視頻編解碼技術標準(AVS)正逐步走向海外市場,AVS正成為中國標準走向海外市場的一個典型象征和重要抓手。
  “中國的科技企業和科研工作者一定要積極參與國際會議及國際標準的制定。只有這樣,中國的產品才能更好地融入海外市場。”上海大學通信與信息學院王國中教授從2002年起參與AVS標準研發。他認為,伴隨著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春風,AVS這樣的中國自主標準將迎來更好的前景,未來,他們將進一步把AVS標準推向全球。
  有了AVS標準的經驗,AVS2的國際標準沖擊之路就顯得順利得多。在AVS2制定過程中,工作組一方面密切關注國際同類標準的制定情況,并進行技術“比武”;另一方面也與國際標準組織保持密切聯系,一些國際標準組織的專家和負責人經常來工作組交流訪問,對AVS2的技術稱贊有加。
  在相繼成為行業標準、國家標準之后,AVS2同時提交了IEEE(美國電氣電子工程師協會)國際標準(標準編號為IEEE 1857.4)申請,由于前期溝通順暢,標準很快就獲批發布。而為了更好地將AVS2翻譯成英文,黃鐵軍還專門聯系了知名的語言學者大山,邀請他進行標準翻譯工作。
  “除了很好地解決了AVS英文版本的問題,IEEE 1857系列標準的頒布,在打破國際音視頻標準對我國的壟斷制約的同時,還加強了我國自主知識產權AVS標準的國際競爭力,標志著我國科學家在音視頻編碼技術領域已經具有引領性的組織能力和國際影響力,是我國高新技術領域實施創新戰略的一個重要里程碑。”黃鐵軍說。
  (摘自中國標準出版社出版的《中關村標準故事2》作者:徐建華)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