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規->權威發布

《“十二五”全國企業發展分析報告》(摘要)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6-03-14 09:40
分享:
0









“十二五”實有企業數量和注冊資本發展趨勢;各類企業實有數量、注冊資本及年均增速;三次產業實有企業數量、注冊資本占比情況;現代產業和高技術產業發展情況;企業投資活躍度;“十二五”時期各省區市企業數量年均增速;歷年企業吊銷和注銷情況;歷年企業吊銷和注銷情況


  

營商便利化程度提高 企業總量快速增長
  “十二五”時期,受國際金融危機、國內產能過剩等多方面復雜因素影響,GDP增速由“十一五”末的10.6%降至2011年的9.5%,2012年繼續放緩至7.70%,與此相應的是全國實有企業數量和注冊資本增速也由2011年的10.26%和21.20%分別降至9.06%和14.24%。經濟面臨較大的下行壓力。
  全面推進商事制度改革,努力營造便利營商環境。為“穩增長,保就業”,政府加大宏觀調控力度,工商總局和各級工商機關積極采取各種措施支持服務市場主體發展,2014年3月1日起在全國全面推行的商事制度改革,極大降低了企業登記門檻,提高了企業注冊的便利化程度。世界銀行公布的營商環境報告顯示,中國營商便利度綜合前沿距離分數由2012—2013年的61.13上升到2014—2015年的62.93,其中2013—2014年得分62.81,較2012—2013年得分上漲幅度較大,提高了1.68分,營商便利程度提高較快。從中國在全球排名來看,中國營商便利度排名由2012—2013年的第96位上升到2014—2015年的84位,共提升了12位。
  改革激發市場活力,企業總量快速增長。“十二五”時期,企業總量和注冊資本實現快速增長,企業規模不斷擴大,企業發展量增質優。截至2015年12月底,全國實有企業2185.82萬戶(含分支機構),較2010年底共增長了92.3%,年均增速14.0%,比“十一五”高出6.9個百分點。實有企業注冊資本總額168.33萬億元,較2010年底共增長了182.4%,年均增速23.1%,比“十一五”高出7.6個百分點。企業戶均注冊資本770.09萬元,相比2010年底的524.53萬元共增長了46.8%,年均增速8.0%。特別是商事制度改革以來,營商環境明顯得到改善,極大地激發了企業發展活力,企業呈現爆發式增長,2014年新登記企業數量同比增長了49.8%。2015年商事制度改革持續深化,“三證合一”登記制度改革有序推進,企業注冊便利化程度不斷提高,企業發展繼續延續高速增長態勢,企業增速保持較高水平,企業數量和注冊資本分別較上年同期增長20.1%和36.2%,分別較2014年2月底(商事制度改革)前增長41.4%和69.8%。

大眾創業熱情高漲 內資企業快速發展
  “十二五”時期,我國內資企業快速發展,截至2015年底,全國內資企業2137.70萬戶,年均增長14.4%,注冊資本151.00萬億元,年均增長25.1%。
  國企改革有序推進,公有經濟實力進一步壯大。十八大以來,我國加快國有企業改革,推動國有企業兼并重組,做大做強。截至2015年底,全國實有公有制企業229.47萬戶,占到企業總量的10.50%,注冊資本達到60.45萬億元,占到企業注冊資本總額的35.9%。公有制企業戶均注冊資本由2010年底的1216.66萬元增長到2015年底的2634.18萬元,增長了1.17倍。從公有制企業歷年變化情況來看,2011年-2014年公有制企業實有數量同比增長均為負值,注冊資本增速也較為緩慢,表明企業處于不斷兼并重組的深化調整之中,2015年我國對國有企業的投資力度加大,截至12月底,公有制企業數量呈現正增長,同比增速為1.2%,注冊資本增速也上升至18.5%,國有經濟實力進一步壯大。
  民間投資持續活躍,非公有制經濟比重顯著提升。私營企業由2010年底的845.52萬戶增長到2015年底的1908.23萬戶,年均增長17.7%;在企業總量中占比由74.4%提高到87.3%,提高12.9個百分點;注冊資本由19.21萬億元增長到90.55萬億元,年均增長36.4%;在企業注冊資本總額中占比由32.2%提高到53.8%,提高21.6個百分點。

產業結構持續優化 第三產業比重顯著提升
  “十二五”時期,我國更加注重產業結構的優化與升級,國務院先后印發《工業轉型升級規劃(2011-2015年)》《關于支持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發展的意見》《關于加快發展生產性服務業促進產業結構調整升級的指導意見》及鼓勵軟件產業和集成電路產業發展、加強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推進文化創意和設計服務與相關產業融合發展等系列政策措施,不斷推動產業結構調整升級。工商總局和各級工商部門積極扶持各類符合產業政策的市場主體發展,服務經濟發展方式轉變,推動產業結構調整升級。
  第一產業快速增長,第三產業占比顯著提升。“十二五”時期,第一產業企業增長速度最快,企業數量和注冊資本年均增速分別為24.1%和29.4%,農業產業化進程加快,其中10億元以上的農業龍頭企業由2010年底的48戶增長到2015年底的98戶,增長了一倍,扶持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發展效果顯著。第二產業增長較慢,企業數量和注冊資本年均增速僅為8.4%和15.6%。第三產業地位顯著提升,企業數量占比由2010年底的69.9%提高到2015年底的74.8%,共提高5.0個百分點,注冊資本占比由61.7%提高到71.3%,共提高9.6個百分點。
  科研、文化、信息等新興行業發展潛力大。全國租賃和商務服務業、批發和零售業、金融業、建筑業企業注冊資本占比較大、年均增速較快,分布在優勢行業,發展優勢明顯。房地產業和制造業占比較高,年均增速較低,位于支柱象限,支柱作用明顯。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文化體育和娛樂業為代表的新興行業,占比較低,年均增速分別為35.1%、34.6%,處于較高水平,位于潛力象限,發展潛力大。值得注意的是,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雖然在潛力象限中增速略低,但隨著近年來特別是2015年以來“互聯網+”上升為國家戰略,信息技術行業取得飛速發展,截至2015年底,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企業數量達到89.47萬戶,同比增長33.2%,注冊資本同比增速達到63.6%,擁有巨大的增長潛力。
  產業現代化進程加快,技術密集程度加深。“十二五”時期,我國服務業產業現代化進程進一步加快,技術密集程度進一步加深。至2015年底,我國現代服務業企業數量為656.10萬戶,年均增長18.4%,在服務業中占比達40.1%,較2010年占比高出4.5個百分點。高技術服務業企業205.97萬戶,年均增長20.5%,在服務業中占比達12.60%,較2010年占比高出2.4個百分點。現代制造業和高技術制造業總量增長相對較慢,但新設企業規模在不斷提高,至2015年12月底,現代制造業企業38.01萬戶,年均增長6.1%,戶均注冊資本由2010年底的1234.91萬元擴大到2015年底的1494.27萬元。高技術制造業企業14.85萬戶,年均增長7.1%,戶均注冊資本由1437.22萬元擴大到1596.75萬元。生產性服務業企業數量由2010年底的504.79萬戶增長到2015年底的1114.30萬戶,年均增長17.2%,生產性服務業的快速增長對于推動產業結構的調整升級具有重要作用。

小微企業快速增長 企業規模結構更為優化
  “十二五”時期,我國更加重視支持中小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的發展。國務院每年均出臺了關于扶持小微企業健康發展的意見,為小微企業的發展營造了良好的政策環境。國家工商總局認真貫徹中央部署,支持開展小微企業創業創新基地城市示范工作,同時,抓緊建設小微企業名錄系統,以便更好地服務小微企業發展。
  截至2015年底,我國實有法人企業1922.18萬戶,從各規模段企業增長情況來看,100萬元至500萬元規模段企業年均增速最高,為21.2%;其次是500萬元至1000萬元和1000萬元至2000萬元規模段企業,年均增速均為19.7%。
  從占比看,2000萬元規模段以下實有企業由2010年底的93.8%提升到2015年底的94.2%,共提升0.4個百分點。其中,100萬元至500萬元、500萬元至1000萬元、1000萬元至2000萬元規模段企業數量占比分別提升了5.6個百分點、1.3個百分點和0.9個百分點。
  從總體上來看,我國注冊資本在2000萬元以下的小微企業占比在提升,并且小微企業中注冊資本較高的企業增長迅速,成為小微企業中的主力。此外,5000萬元至1億元規模段企業年均增速也較快,達到16.8%,表明大中型企業也呈現較快發展的特點,企業結構更為均衡。

社會投資總體活躍 千人企業數量快速提升
  “十二五”時期,全國企業數量和注冊資本年均投資活躍度分別為17.4%和12.2%,相比“十一五”時期分別高出3.1個百分點和2.2個百分點,表明“十二五”時期我國企業投資活躍程度高于“十一五”時期,社會投資意愿總體較為積極。
  從各年度投資活躍度來看,“十二五”初期,受國際金融危機后續影響以及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等多方面因素影響,社會投資意愿下滑,特別是2012年企業數量和注冊資本投資活躍度分別為14.3%和7.9%,分別比上年同期下降1.7個百分點和2.7個百分點,呈現雙降趨勢。面對復雜嚴峻的形勢,“十二五”后半期,特別是十八大以來,中央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穩定宏觀政策,創新宏觀調控方式,經濟形勢趨穩,增強了投資者的信心,2013年企業數量和注冊資本投資活躍度開始回升,特別是2014年政府加大改革力度,簡政放權,全面實施商事制度改革,2014年企業數量和注冊資本投資活躍度升至20.1%和15.4%,較上年同期高出3.7個百分點和5.5個百分點。2015年經濟下行壓力持續加大,但隨著各項改革措施的進一步深化,社會投資活躍度仍處于較高水平,維持在20.3%和17.2%的水平,較2014年微增。
  千人企業數量快速提升。從千人企業數量來看,截至2015年底,我國千人企業數量15.90戶,較2010年底千人企業數量增長了87.6%,年均增長13.41%,遠高于“十一五”的5.29%。從地區來看,東部地區千人企業數量較高,上海、北京千人企業數量分別為61.87戶和55.11戶,居前兩位,遠高于其他省市,浙江、廣東、江蘇、天津、海南、重慶、福建千人企業數量位列其后,分別為26.07戶、25.74戶、25.69戶、22.32戶、21.40戶、19.61戶和19.10戶,高于全國15.90戶的平均水平。

利用外資能力顯著提升 外資結構更趨優化
  “十二五”初期,受經濟下行壓力影響,我國新增外商投資企業數量、注冊資本、投資總額同比增速均有所下降,2012年外資企業數量甚至呈現負增長。十八大以來,我國加大對外開放力度,外資企業發展出現明顯的“V”型反轉。
  對外開放力度加大,利用外資能力顯著提升。“十二五”時期,我國實有外資企業數量、注冊資本、投資總額年均增速分別為1.6%、11.1%和10.9%。2013年外商投資企業數量增速開始回升,注冊資本和投資總額增速下滑速度放緩,特別是隨著2014年商事制度改革以及各項簡政放權措施的落實,外商投資企業注冊資本和投資總額開始穩步回升,2015年各項改革措施持續深化,外資企業發展呈現明顯好轉,截至2015年12月底,外資企業數量、注冊資本和投資總額分別為48.12萬戶、2.67萬億美元和4.54萬億美元,同比分別增長4.4%、22.2%和19.5%。
  外資結構更趨優化,利用外資規格持續增長。從產業來看,受我國勞動力工資和生產成本持續上升影響,部分勞動密集型低端制造業的外資企業將生產基地遷往勞動力成本較低國家,“十二五”我國實有外資制造業企業數量年均下降3.3%,截至2015年底我國外資制造業企業15.83萬戶,在外資企業總量中占比由2010年底的42.1%下降到32.9%,降低了9.2個百分點。但流入中國高技術制造業的外資有增無減,“十二五”外資高技術制造業企業數量年均增長0.7%,截至2015年底外資高技術制造業企業達1.55萬戶。另一方面,服務業對外資吸引能力更強,已成為吸收外資新增長點,“十二五”我國實有外資服務業企業年均增長4.9%,截至2015年底,我國外資服務業企業30.54萬戶,在外資企業總量中占比由2010年底的54.1%提升到63.1%,共增長9.0個百分點。“十二五”我國高技術服務業企業年均增長4.9%,2015年底我國實有外資高技術服務業企業達5.24萬戶,反映出隨著我國經濟的快速發展,外商對華投資結構更優化,含金量更高,我國利用外資水平提升。從投資來源地來看,截至2015年底,吸引外資總量居前六位的國家(地區)分別為中國香港、中國臺灣、日本、美國、韓國、英屬維爾京群島,特別是近兩年中韓合作進一步深化,韓國對中國投資力度加大,2015年韓國對我國新投資企業1722戶,同比增長26.71%。隨著福建自貿區的建立,大陸與臺灣經濟交流進一步加深,2015年臺灣對大陸新投資企業數量2652戶,同比增長33.13%。

西部地區增速最快 區域發展總體趨向協調
  “十二五”時期,西部大開發、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促進中部地區崛起、鼓勵東部地區率先發展等系列區域發展戰略持續實施,“一帶一路”、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等發展戰略相繼推出,區域良性互動更趨合理,區域發展差距逐步縮小。
  西部地區增長速度最快。“十二五”時期,西部地區企業增長最明顯,由2010年底的206.89萬戶增長到2015年底的430.46萬戶,年均增長15.8%,西部地區企業注冊資本由7.61萬億元增長到28.81萬億元,年均增速30.5%。其次是中部地區,企業數量和注冊資本年均增速分別為14.1%和26.8%。中部地區和西部地區增速均高于全國平均水平。東部地區體量較大,增長速度較為平穩。相對來說,東北地區企業增長速度最慢,企業數量和注冊資本年均增速分別為7.6%和18.1%,遠低于全國14%和23.1%的平均增速。
  從各省區市增長來看,西部地區貴州和重慶企業數量年均增長速度在20%以上,與這兩個省份經濟發展速度成正比。中部地區中安徽和湖北年均增速在15%以上,東部地區雖然總體上增速低于中西部地區,但是廣東、山東、福建、河北年均增速也保持在15%以上,東北地區中三個省年均增速都比較低,特別是黑龍江,年均增長僅為3.1%。
  區域發展總體趨向平衡。至2015年底,西部地區實有企業數量和注冊資本占比分別為19.7%和17.1%,較2010年底分別高出1.5個百分點和4.4個百分點。中部地區企業數量和注冊資本占比分別提升0.1個百分點和1.9個百分點,東中西部地區差異正在逐步縮小。需要注意的是,東北地區企業數量和注冊資本占比分別下降1.9個百分點和1.2個百分點。企業的發展,總體上體現了區域協調發展的趨勢。

積極探索企業退出機制 企業注銷率總體平穩
  從“十二五”時期企業注吊銷情況來看,受國際金融危機后續影響,2012年企業注吊銷數量增多,注銷和吊銷企業數量同比增速分別達8.8%和20.6%,2014年受商事制度改革年檢制度改為年報制度影響,企業吊銷數量大幅下降,2014年和2015年企業吊銷數量同比增速分別下降49.3%和87.8%。
  從注銷情況來看,2014年以來,我國經濟增速放緩,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企業面臨較大的生存壓力,退市意愿增強,2014年企業注銷數量達48.22萬戶,同比增長15.9%。為了簡化企業退出程序,2015年工商總局選取上海市浦東新區、江蘇省鹽城市、浙江省寧波市、廣東省深圳市開展簡易注銷試點,9月份,又將試點地區擴大到天津、內蒙古等省區市。通過實行簡易注銷程序和規范企業報送年報,大量“僵尸企業”退出市場,企業注銷數量大幅增長。2015年,企業注銷數量達75.78萬戶,同比增長57.1%。
  從吊銷率和注銷率來看,受改革等因素影響,“十二五”時期各年度企業注銷率較為穩定,波動幅度較小。特別是2013年以來,吊銷率大幅度下降,2015年企業吊銷率僅為0.1%。其中,受全球金融危機后續影響,2012年企業生存壓力大,注銷率較高,為3.0%,2013年和2014年,企業注銷率均為2.7%,2015年企業注銷率為3.5%。

(責任編輯:沈沉)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