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服務->企業之窗->企業訪談

B20工商峰會專訪如新集團李潮東:復蘇世界經濟期待“中國方案”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16-09-05 11:39 來源:
分享:
0

專訪如新集團大中華北京代表處首席代表李潮東

海外網9月3日電 2016年是中國首次主辦G20的“主場年”,作為G20框架內以工商界為主體的活動的B20是各國政府應對國際金融危機而設立的重要全球性工商合作機制。9月3日,G20最受矚目的一場“重頭戲”B20峰會在杭州隆重舉行。

在峰會現場,如新集團大中華北京代表處首席代表暨業務支持及法規高級副總裁李潮東接受了海外網的專訪。他表示,面對全球經濟發展低迷的狀況,“中國方案”值得期待。在解決全球經濟失衡和貿易保護主義方面,中國給出的方法具有重要意義。

記者:您好,很高興您能接受我們的采訪!

李潮東:謝謝,很高興在此接受你的采訪!

記者:G20作為全球經濟合作主要平臺,歷年峰會的舉辦都受到全球矚目,您作為一家跨國公司的企業家,您眼中的G20是什么樣子的呢?對于G20您肯定有一些獨到的看法,能跟我們分享下嗎?

李潮東:我想,每個人眼中的G20都有各自的不同點,因為每個人關注的重點不一樣。在我看來,如果想要真正認識G20,就不得不從G7談起。G7即七國集團,上世紀70年代,為應對貨幣危機和經濟危機,西方主要工業國法、美、德、日、英、意六國領導人在法國舉行首次最高級經濟會議,次年加拿大加入,形成了七國集團。從組成G7的成員國來看,它囊括了當時世界上最富強的國家,因此被形象地喻為“富人俱樂部”,同時控制著世界經濟和政治的走向。1998年俄羅斯正式加入,于是形成了八國集團(即G8)。

1999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正是這場危機發生讓西方國家認識到,解決國際金融問題離不開有影響的發展中國家的參與。于是,1999年G20即20國集團應運而生。

事實上,20國集團建立最初是由美國等七個工業化國家的財政部長在1999年6月的德國科隆提出的。成立的目的是防止類似亞洲金融風暴的重演,促成有關國家就國際經濟、貨幣政策進行非正式對話,維護國際金融和貨幣體系的穩定。當時,20國集團會議只是由各國財長和各國中央銀行行長參加,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以來,金融體系成為全球關注焦點,二十國集團首腦會議由此開始進行,由此取代了之前的八國首腦會議和20國集團財長會議。

2008年的那次全球性金融危機讓G20 的重要性開始凸顯。當時,美國、歐盟和其他發達國家在金融危機后陷入經濟衰退,單靠自身根本無法抵御危機,而發展中國家擁有的龐大外匯、內需和消費市場,讓它們看到了走出經濟泥潭的希望。此外,如今的G20國家幾乎包攬在所有國際性經濟或金融組織中,如世界貿易組織(WTO)中包含G20中的18個經濟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Word Bank)中分別包含G20中的全部經濟體,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包含G20中的10個經濟體,亞太經合組織(APEC)包括G20中的9個經濟體。可見,G20國家在全球經濟框架下的分量和影響,因此,它對世界經濟的強勁、持續增長具有不可推卸的國際社會責任。

不僅如此,通過對比七國集團和八國集團,我們不難發現G20 的獨特之處。首先是代表性。G20構成兼顧了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以及不同地域的利益平衡,人口占全球的2/3,國土面積占全球的60%,國內生產總值占全球的90%,貿易額占全球的80%,經濟總量占世界經濟總量的85%。可以說是全球經濟的代表。其次是相對平等性。G20在應對國際事務中采用協商一致的運作原則,新興市場國家在相對平等的地位上與發達國家就國際經濟金融問題進行對話。最后是具備引領性。每年的G20峰會都會通過一系列應對國際經濟金融問題的重要決策,對世界經濟的未來走向起著引領作用。

記者:您講得很好,感謝您對G20別具一番的精彩分享,相信很多人從您的獨到見解中加深對G20的認識。作為一家跨國企業,如新集團在G20成員國中都有市場布局嗎?中國市場的發展如何?您能給我們介紹下嗎?

李潮東:好的。1984年,如新在美國猶他州普羅沃市注冊成立,至今已有32年的歷史。1996年,如新正式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成為中國直銷公司里在美國上市的三家企業之一,另外兩家分別是雅芳和康寶萊。32年后的今天,如新集團業務遍及全球54個市場,成為全球性個人保養品和營養補充品行業的領先企業之一,從業人員(包括銷售人員)超過120余萬。在全球的54個國家和地區中,美國仍位于全球銷售份額的第一位。作為后起之秀的如新中國公司,經過這幾年的發展在如新全球銷售份額中已位居第二,如新大中華區(包括大陸、臺灣、香港和澳門)更是占全球銷售份額的30%以上。在中國,如新建有70多家分支機構和店鋪,另外還有5家工廠。

現在,我們如新集團在G20成員國中的16個國家(中國、美國、德國、法國、意大利、英國、日本、韓國、加拿大、墨西哥、阿根廷、南非、澳大利亞、土耳其、印度尼西亞、俄羅斯)都有市場布局,而且在歐盟28個國家中的19個國家也有市場布局。在如新集團30多年的發展道路上,有兩個快速發展期,第一個快速發展期是如新公司進入亞洲地區,第一次進入亞洲地區主要是涵蓋在香港、日本、臺灣,它是如新集團在全球經濟發展中間的一個快速增長期。第二個快速增長期就是進入中國大陸,到目前為止中國大陸占集團全球銷售額的26%。從集團董事會和管理委員會對整個中國市場的研判來看,中國市場還有相當大的發展空間。于此同時,我們對中國未來經濟的發展充滿信心,將秉承與中國經濟長期共同發展的信念,持續深耕中國市場,不斷開拓我們的在華業務,通過提供就業崗位、依法納稅、履行企業社會責任等形式,為中國社會的發展盡自己的綿薄之力。

記者:我們知道,G20杭州峰會是今年中國最重要的主場外交,也是近年來我們主辦的級別最高、規模最大、影響最深遠的國際峰會,為全球所矚目。最為一個企業家,對于此次峰會選擇在中國舉辦您怎么看?

李潮東:謝謝!確實,今年是中國首次主辦G20峰會的“主場年”,吸引了全球的關注。這也是中國第一次主持全球經濟治理的國際會議,同時是G20峰會第一次連續兩年在新興國家主辦,充分體現了國際社會對中國的認可與信任。

從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至今,已過去了8年之久,但其在全球經濟中的深層次影響仍在繼續,當前,世界經濟增長低迷、復蘇乏力、增長動力不足。對于如何解決當前全球經濟進入平庸期的現狀,各方都期待此次峰會能開出“良方”,也對“中國方案”寄予厚望。為什么這么說呢?我們知道,當前中國的經濟規模和實力以及它與世界經濟、金融和貿易的相互依存關系,決定了它在全球治理中扮演的角色越來越重要。

過去30多年里,中國從一個落后的國家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2016年中國仍是全球經濟增長的最大貢獻者。在當前世界經濟復蘇乏力的背景下,中國經濟仍然保持著較快增長勢頭,也積累了諸多治理經驗。去年,全球貿易出現兩位數負增長,中國在全球貿易中的份額卻從12.2%上升到13.8%,可以說是以一己之力支撐著全球貿易局面。對比全球各經濟體對世界經濟發展的貢獻度,中國當之無愧的稱作國際“勞模”。不僅如此,中國在完善全球治理和為世界經濟注入新動力方面提出或參與了很多建設性倡議,比如“金磚銀行”、“亞投行”和“一帶一路”等。可以看出,今天的中國在為世界提供新方法、新政策上發揮著日益重要的作用,在G20的平臺上,中國有能力為世界經濟發展的新戰略、新方向開出“中國方案”。

作為一家在美國上市的跨國企業,我們的業務遍及全球54個市場,因此對當前世界經濟的走向及其對企業發展戰略布局的影響尤為關注。雖然當前世界經濟增長乏力,但我們對中國和中國經濟在全球經濟領域的作用充滿期待和信心,相信此次G20杭州峰會中將達成的會議成果會引領世界經濟進入新的良性增長期。

記者:作為G20杭州峰會的開場活動,此次B20杭州峰會也是G20歷史上規模最大、層次最高的工商峰會。我們知道,您剛參加完B20峰會,對于峰會中的各個議題,您更關注全球經濟中哪方面問題呢?

李潮東:是的,很高興有幸參加了此次B20峰會,聽完各行各業企業家們對世界經濟發展的建議分享,特別是聽完習近平主席的開幕致詞后,確實學到了很多東西。作為一家跨國企業的管理者,我更關注的是全球經濟失衡和貿易保護主義兩大問題。

記者:全球經濟失衡和貿易保護主義這兩大問題是當前經濟增長乏力的原因,那么,您能跟我們談談您對這兩大問題的看法嗎?

李潮東:好的。

首先,全球經濟失衡是經濟發展面臨的一個客觀問題,它包含幾個方面原因,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全球經濟出現結構性失衡問題。全球經濟結構性失衡表現在幾個方面 :有供給側和需求側的失衡,投資與消費的失衡,虛擬經濟與實體經濟的結構失衡,投資與貿易的失衡等。但今天我講的結構失衡主要講兩個方面:

一是講南北半球的經濟失衡問題。從地理意義上看,南半球國家有五十多個(包括赤道貫穿的國家),占比全世界國家總數的四分之一多點。另據有關數據顯示,目前世界總人口約為74億,而南半球總人口數量8億多,占世界總人口數量的11%多。從G20國家的全球分布可以看出,G20中包含北半球15個經濟實體(分別是德國、法國、英國、俄羅斯、意大利、中國、日本、印度、韓國、沙特阿拉伯、土耳其、美國、加拿大、墨西哥、歐盟),南半球則包含有5個經濟體(分別是巴西、阿根廷、南非、澳大利亞、印度尼西亞)。不僅如此,北半球的15個經濟體的經濟實力和國際影響力遠超南半球5個國家,且分布在南半球的5個國家中其中4個是發展中國家。無論是從國家數量還是人口數量,還是從經濟發達程度上來看,南半球從全球的角度都處于相對弱勢的地位。與之相對應的也可以說是窮國和富國,或者說是相對落后的發展中國家,相對發展的發展中國家以及發達國家之間的經濟失衡。從G20中我們也可以作一個劃分,G20所包含的國家歸為相對發展的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而G20之外的國家就是相對落后的發展中國家。發達國家大多分布在北美洲、歐洲和大洋洲,其中歐洲發達國家數量最多。我們通常所說的發達國家主要有美國、加拿大、英國、日本、法國、德國、意大利、澳大利亞等,而除了澳大利亞之外,這些發達國家都分布在北半球。不僅如此,全球財富在南北國家之間的分布極不均衡。據了解,全球有近90%的財富分布在北美、歐洲和亞洲等北半球的發達國家和地區,世界財富的85%被全球最富有的10%的群體占有。綜上種種,全球經濟南北半球發展嚴重不平衡,窮國和富國的發展嚴重不平衡,窮人和富人的財富嚴重不平衡。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南北半球經濟發展嚴重不平衡是全球經濟失衡的主要根源之一。

二是解決南北半球經濟失衡問題的關鍵是解決供給和需求、投資與貿易、投資與消費之間的失衡問題。對G20國家而言,關鍵是要解決供給和需求失衡的問題,因為G20國家普遍供給過多,產能過剩。但對那些相對貧窮的國家而言,他們的需求遠遠不夠,原因在于相對貧窮國家的有效需求不足。所謂有效需求就是社會有需求,同時具備滿足需求的購買力。當具有購買力的需求出現時就是有效需求,而當有些地方有需求而缺乏購買力就不是有效需求。所以當我們看到一些國家供給大于需求,產能過剩,卻沒有看到在相對落后國家,即占世界人口40%的國家的有效需求嚴重不足。從這個角度來看,G20國家應承擔起對相對落后國家或地區相應的國際社會責任,增加對它們的投資、援助和貿易,從而增加其有效需求。與此同時,相對發達的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由于供給側矛盾而產生的產能過剩問題能在很大程度上得到減輕、減緩甚至得到有效解決。

從這個角度來應對解決南北半球經濟失衡問題,我們自然會聯系到中國政府提倡的“一帶一路”建設對全球經濟的全局性影響。因為“一帶一路”建設貫穿的國家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相對貧窮國家。因此我們可以說,“一帶一路”是解決全球經濟失衡問題的極佳方案之一。

另一個我關注的問題是近年來貿易保護主義現象不斷抬頭。據世貿組織、經合組織和聯合國貿發會議聯合定期發布的監督報告顯示,G20成員國雖然歷來都有反對貿易保護主義的承諾,但是實際上一些主要經濟體的貿易保護措施未停止。從2008年到2016年6月,G20成員國共采取了1583項貿易限制性措施,截至目前,也只取消了其中的約25%。在我看來,貿易保護主義實際上也是全球經濟失衡的一種表現,尤其是一些發達國家貿易保護主義的抬頭。貿易保護主義與全球經濟一體化趨勢相違背,要促進全球經濟一體化,促進全球經濟進入良性發展的軌道。G20不僅不能像過去那樣設置貿易壁壘,而且要進一步實行開放的貿易政策。因為貿易保護主義嚴重損害全球經濟一體化進程,更會損害相對貧困落后國家的利益。

記者:是的,貿易保護主義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世界經濟的增長,不利于全球貿易走出低谷。前不久召開的G20貿易部長會議上,世界主要經濟體的代表便就破除貿易保護主義也進行了探討,對此,您又有什么看法呢?

李潮東:在全球經濟增長乏力的背景下,世界貿易總量增長也是出現令人擔憂的跡象。“全球貿易非常緩慢復蘇”,這是G20貿易部長會議上商務部部長高虎城對當前全球貿易形勢進行了如是的評價。事實上也確實如此,近年來,全球貿易增速連續4年低于GDP增速。投資方面,全球投資2015年雖然實現大幅增長,但投資總量沒有超過國際金融危機之前的最高水平。

雖然自由貿易是資本主義發展到基石,但遺憾的是,當前貿易保護主義成為了資本主義國家(主要指那些相對發達的國家)自我保護的一種手段。貿易保護主義保護的是發達國家本國的利益,損害的是國際社會其他經濟體發展的利益和機會,尤其是具備廉價勞動力優勢的市場的產品輸出的機會。如果G20國家持相對開放的貿易政策,使得相對貧困落后的國家的廉價勞動力具有國際市場,這就會促進其經濟發展。

值得一提的是,相對于貿易保護主義,還有一些發達國家采取了負利率政策。在我看來,負利率政策實際上是貿易保護主義的另一種形式。它不是貿易保護主義,卻是投資和消費的保護主義。至于為何說負利率政策是貿易保護主義的另一種表現形式,以及為何會損害全球經濟發展,那是因為該政策實際上是為了刺激本國經濟的投資與消費,但在刺激本國經濟的同時,一方面有可能加劇本國經濟的進一步失衡。因為發達國家采取的負利率政策,很多時候不會出現效果,反而卻增加了滯漲的風險。另一方面,一旦這一政策產生了效果,便會損害不發達國家的經濟發展。因為發達國家用負利率政策實際上是補貼本國的經濟、農業、貿易和投資,抑制了不發達國家經濟發展的勢頭和機會。

當前,G20成員國對外貿易額和經濟總量分別超過全球的80%和85%,占據著世界貿易的絕對地位。中國是第一大貿易國,以2015年為例,在2015年的全球貿易總額中,中國的貢獻率就約為24%。雖然全球貿易出現兩位數負增長,中國在全球貿易中的份額卻從12.2%上升到13.8%。由此凸顯了中國在全球貿易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但與此同時,中國卻又一直是貿易保護主義的最大受害者。WTO和歐盟委員會的數據顯示,中國已連續21年成為全球遭遇反傾銷調查最多的國家,連續10年成為全球遭遇反補貼調查最多的國家。數據顯示出中國在國際貿易中長期以來受到的不公正待遇。但在這樣的狀況下,中國仍然堅持不希望通過貿易保護主義制造摩擦,惡化國際貿易環境。所以借著作為G20峰會的主辦國的契機,中國在會議上提出了G20國將不采取貿易保護主義措施的承諾延長至2018年的倡議。具體包括兩方面內容,一是承諾不采取新的貿易保護主義措施,二是逐步減少和取消已經采取的貿易限制性措施。同時呼吁各成員國嚴格履行每采取一項新貿易保護措施需向WTO通報的義務,也繼續授權世貿組織、經合組織和聯合國貿發會議每年兩次發布監督報告以形成對貿易保護主義的監督壓力。我想,中國率先做出這樣的表態,是為G20國政府率先作出限制貿易保護主義政策的表率,應該會對全球經濟恢復起到很大作用,也凸顯了中國作為一個負責任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大國形象。

事實上,全球經濟發展相互依存度越來越高,沒有任何一個經濟體可以離開全球經濟獨善其身。所以當發達國家去援助、支持、幫助發展中國家發展投資貿易的時候,他也在幫助全球經濟恢復良性發展。從企業的角度來看,解決貿易保護主義和貿易不平衡問題實質上涉及到的是創新問題,即商業模式的創新。如新公司的業務就與貿易創新有很大關聯度,因為直銷就是一種創新型的商業模式。

記者:感謝您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接受我們的采訪,希望下次還有機會采訪您,謝謝!

李潮東:謝謝!

(責任編輯:沈沉)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