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規->法律研究->案例分析

2019年度商標異議、評審典型案例(二)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20-04-28 19:04 來源:
分享:
0









圖1;圖2;圖3;圖4;圖5;圖6;圖7;圖8


  

“汪必昌”商標異議案

一、基本案情
  異議人:彭令
  被異議人:瞿鵬
  被異議商標:圖
1

  異議人主要理由:被異議商標的注冊和使用易使公眾對商品的來源和質量產生誤認,容易產生不良影響,違反了《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第(八)項的規定。被異議人未在規定期限內答辯。
  經審查,國家知識產權局認為:在案證據可以證明,汪必昌為清朝嘉慶年間御醫,所著的《聊復集·怪癥匯纂》收錄偏方500余種,具有極高的收藏和中醫藥學研究價值。汪必昌因其醫德醫術及遺著《聊復集·怪癥匯纂》使得其知名度和影響力延續至今,屬于已故知名人物。被異議商標指定使用的“中藥材;補藥;膏劑”等商品所屬行業為“汪必昌”姓名具有知名度和影響力的領域。除被異議商標外,被異議人還申請注冊了“鄧星伯”“曹存心”“張石頑”“曹滄州”等商標。前述人物均為清代名醫并著書立說,例如《鄧星伯醫案八百例》《曹存心醫學全書》《張氏醫通》《曹滄州醫案》等。被異議人在申請注冊時明顯具有攀附名醫知名度、誤導公眾的主觀惡意。被異議商標“汪必昌”易使相關公眾認為是醫藥行業的老字號,與清代名醫汪必昌或其后人存在特定關聯,從而對商品質量、信譽等特點產生誤認,被異議商標的注冊違反了《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的規定。雖然“汪必昌”為清代御醫,但將其作為商標注冊和使用尚不致對公序良俗產生負面或消極影響,不屬于《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規定的情形。依據《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第三十五條規定,“汪必昌”商標不予注冊。

二、案件評析
  本案的焦點為被異議商標是否違反《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和第(八)項的規定。
  (一)被異議商標是否違反《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的規定。
  《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規定,帶有欺騙性,容易使公眾對商品的質量等特點或者產地產生誤認的商標禁止使用。適用該條款要滿足具有“欺騙性”和產生“誤認”兩個要件。如果僅有欺騙性但不會誤導公眾則不適用該條款。商標是否屬于該條款所指情形,應當以社會公眾的普遍認知水平為判斷依據。《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審理指南》第8.8條規定:訴爭商標標志或者其構成要素與特定行業、地域的已故知名人物姓名、肖像等相同或者近似,并由此導致公眾對訴爭商標指定使用的商品或者服務的質量、信譽、工藝等特點產生誤認的,可以認定屬于《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規定的情形。
  具體到本案,《人民政協報》刊發的《清代御醫汪必昌遺著〈聊復集·怪癥匯纂〉研究成果發布》和《(汪必昌)〈聊復集·怪癥匯纂〉初期研究大事記》等證據可以證明,“汪必昌”為清朝嘉慶年間御醫,因其醫德醫術及遺著《聊復集·怪癥匯纂》使得知名度和影響力在中醫藥行業延續至今,屬于中醫藥行業已故知名人物。被異議人共申請注冊了3件“汪必昌”商標,分別指定使用在第5類“中藥材;醫用營養品”、第30類“枇杷膏;秋梨膏”、第44類“醫療診所服務;治療服務”等商品和服務上,與中醫藥行業密切相關,均是“汪必昌”姓名最具知名度和影響力的領域。被異議人將“汪必昌”作為商標注冊,暗示被異議人與御醫“汪必昌”或其后人存在特定關聯,具有欺騙性,并易使公眾認為是中醫藥行業的老字號,從而對被異議人提供的商品和服務質量、信譽等特點產生誤認,致使消費者利益受到損害。
  在適用《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時,惡意可以作為考量因素。缺乏惡意因素不妨礙對“欺騙性”和“誤認”的認定,但如果存在惡意則可以佐證“欺騙性”和“誤認”的存在。本案中,在《人民政協報》刊發汪必昌遺著研究成果相關報道后兩天被異議人就申請注冊“汪必昌”商標,從時間上看難謂巧合。被異議人多次以清代名醫姓名申請注冊商標,具有攀附名醫知名度的主觀惡意。因此可以認定,被異議商標的注冊違反了《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的規定。
  (二)被異議商標是否違反《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的規定。
  《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規定,有害于社會主義道德風尚或者具有其他不良影響的不得作為商標使用。該條款中的“不良影響”指對公序良俗造成不良影響。雖然“汪必昌”為清嘉慶御醫,但其知名度和影響力僅限在中醫藥等特定領域內,將其作為商標注冊和使用尚未達到擾亂社會公共秩序或損害善良風俗的程度,不屬于不良影響的情形。可以認定,被異議商標的注冊未違反《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的規定。
  (三)區分適用《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和第(八)項對已故知名人物姓名予以保護。
  在商標授權確權實踐中,一般援引《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或第(八)項對已故知名人物姓名予以保護。上述兩個條款均屬于禁止使用的絕對事由條款。2013年修法前,《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在法律實踐中較少適用,已故知名人物姓名往往通過適用《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獲得保護。2013年修法后上述兩個條款的適用界限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劃清,但在有些情形下仍然存在競合。例如,帶有欺騙性導致誤認的標志同時可能也對政治、經濟、文化等秩序產生負面或消極的影響。厘清法條的適用邊界,有利于準確適用法律,維護法律適用的一致性。
  就已故知名人物姓名保護而言,應區分適用《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和第(八)項:一是區分領域。對經濟、文化、體育、娛樂等領域的已故知名人物姓名,一般適用《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進行保護。對政治、軍事、宗教、民族等領域的已故知名人物姓名納入《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保護范疇。二是區分知名度。即對經濟、文化、體育、娛樂等領域的已故知名人物進一步區分知名度。具有很高知名度和廣泛社會影響力的已故知名人物姓名適用《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予以保護,而適用《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時對知名度要求不宜過高,在特定領域具有相當程度的知名度即可。

三、典型意義
  中醫藥行業的老字號是金字招牌,具有良好的市場號召力。不少商標申請人將已故名醫姓名注冊為商標,使公眾誤認為是中醫藥行業的老字號,從而不當獲取市場競爭優勢。商標注冊機關堅決遏制各類惡意注冊行為,切實規范中醫藥等重點行業的市場競爭秩序。《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是規制惡意注冊的隱性條款。在商標授權確權實踐中,《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和第(八)項的適用界限并不清晰,本案就厘清《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七)項和第(八)項的適用邊界保護已故知名人物姓名進行了有益探索。

“松鼠張三瘋”商標異議案

一、基本案情
  異議人一:三只松鼠股份有限公司
  異議人二:章燎源
  異議人三:廈門三風企業管理有限公司
  被異議人:福建三五七投資有限公司
  被異議商標:圖
2

  異議人一、二主要理由:被異議商標是對異議人一在先注冊并使用的“三只松鼠”系列知名商標的模仿,客觀上造成了相關公眾對被異議商標與“三只松鼠”系列商標的混淆誤認。被異議商標的申請注冊損害了異議人二章燎源(異議人一的法定代表人)在先使用并具有較高知名度的網絡昵稱“章三瘋”的姓名權,被異議商標應不予核準注冊。異議人三主要理由:被異議商標與異議人三在先注冊于類似商品上的第14179277號“圖3”商標及第20496054號“圖4”商標構成相同或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被異議商標的申請注冊違反《商標法》第七條、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的相關規定,帶有很明顯的主觀惡意,足以導致相關公眾產生混淆誤認,損害異議人的品牌權益。被異議人未在規定期限內答辯。
  經審查,國家知識產權局認為:被異議商標“松鼠張三瘋”指定使用在第29類“加工過的堅果;以果蔬為主的零售小吃”等商品上。被異議商標與異議人一在先注冊于類似商品上的第10539236號“圖
5”、第19820839號“圖6”商標文字構成不同,讀音及整體外觀區別明顯,雙方商標未構成使用在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本案中,異議人二章燎源為異議人一的法定代表人,異議人一、二提供了經公證的“章燎源”和“章三瘋”的網絡搜索結果、媒體報道、新浪博客部分文章、異議人一所獲榮譽證書等證據。上述材料可以證明:章燎源于2012年創立了三只松鼠股份有限公司,該公司以“三只松鼠”作為核心品牌,主要經營堅果、干果、茶葉等食品的研發、分裝及網絡銷售等業務。章燎源作為異議人一的創始人及法定代表人,以“松鼠老爹_章三瘋”作為網名在新浪博客上發表文章,經過廣泛的宣傳使用,“松鼠老爹_章三瘋”已與章燎源產生相互對應關系且在相關行業內具有一定知名度。被異議商標與該名稱文字組合方式、呼叫和含義近似,且被異議商標指定使用商品與“堅果”等商品密切相關,此種情形易使相關消費者將“松鼠張三瘋”商標指向異議人二(章燎源),從而可能致使異議人二的利益受到損害,因此,被異議商標的注冊已構成對異議人二姓名權的侵害。異議人三引證在先注冊的第14179277號“圖3”、第 20496054號“圖4”商標核定使用在第29類“肉;魚制食品;魚罐頭;腌制水果”等類似商品上。被異議商標與異議人引證商標文字構成、讀音及整體外觀有一定區別,未構成使用在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異議人稱被異議商標的申請注冊違反誠實信用原則證據不足。依據《商標法》第三十二條、第三十五條規定,“松鼠張三瘋”商標不予注冊。

二、案件評析
  本案焦點主要在于被異議商標是否構成《商標法》第三十二條所指“申請商標注冊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的情形,即是否造成了對他人姓名權的侵害。實踐中侵害姓名權的常見情形是將他人的姓名,特別是知名人物的姓名申請注冊為商標。姓名包括本名、筆名、別名、網名等。本案中,異議人二章燎源以“松鼠老爹_章三瘋”作為網名進行推廣和宣傳,在相關領域和消費者中具有一定知名度。而且,章燎源創立了三只松鼠股份有限公司并擔任法定代表人,該公司的“三只松鼠”系列商標經宣傳和使用,在“堅果、干果”等相關商品上具有較高知名度。因此,雖然被異議商標與異議人二的網名“松鼠老爹_章三瘋”并非完全相同,但被異議商標中“張三瘋”與“章三瘋”讀音相同,三字中僅首字不同;“松鼠”與異議人一的企業名稱和商標的核心詞語“三只松鼠”構成近似。被異議商標指定使用的商品與異議人一主營商品具有較強的關聯性。基于異議人一、二的特定關系,被異議商標的組合方式足以使相關公眾將該商標指向異議人二,進而造成混淆并可能致使異議人一、二的利益受到損害。

三、典型意義
  姓名權是指自然人享有的決定、變更和使用其姓名的權利。在后申請的商標損害在先姓名權的認定條件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中有所體現,通過本案亦可見一斑。首先,判斷是否侵害姓名權的前提應是相關公眾容易將系爭商標指向姓名權人或者與姓名權人建立對應聯系,既包括系爭商標與他人享有姓名權的特定名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