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規->法律研究->專家觀點

從兩起商標侵權案件看行刑銜接注意事項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20-07-23 09:30 來源:
分享:
0


  

開欄的話
  
為深入貫徹黨中央、國務院關于強化知識產權保護的決策部署,全面加強專利、商標行政保護,指導提升辦案質量與效率,國家知識產權局組織開展2019年度知識產權行政保護典型案例評選活動,并在4月26日舉辦的開放日活動上對外發布專利和商標行政保護典型案例各10件。這些案件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和影響力,展現了我國平等保護國內外權利人合法權益、持續優化營商環境取得的成就。本報自今日起開設《知識產權行政保護典型案例評析》專欄,點評案件典型意義,介紹查案心得,分享辦案經驗,敬請關注。

  商標侵權類案件是市場監管部門常辦案件。隨著“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工作不斷深入開展,市場監管部門接到公安機關或檢察院移轉的商標侵權案件越來越多。北京市豐臺區市場監管局2019年度辦結的兩起“行刑銜接”案件,一起入選北京市市場監管局2019年度侵權假冒十大典型案例,一起入選2019年度全國商標行政保護十大典型案例。筆者結合這兩起案件,就行刑銜接工作中的注意事項予以探討。

案情簡介
  案例一
  北京市豐臺區市場監管局接到區檢察院檢察意見書,認定被不起訴人李某等3人明知是假冒雨虹牌注冊商標防水材料仍然銷售,售貨金額8萬元,數額較大,其行為符合《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規定情形,為涉嫌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但鑒于被不起訴人李某等3人犯罪情節較輕,系初犯、偶犯,到案后能夠如實供述犯罪事實,認罪悔罪態度較好,區檢察院依據《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以及《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七條規定,對李某等3人作不起訴處理,并建議區市場監管局對其銷售假冒注冊商標商品的行為立案調查。區市場監管局經立案調查,依法對當事人作出沒收侵權商品、罰款970257.2元的行政處罰。
  案例二
  北京市豐臺區市場監管局接到區檢察院檢察意見書,認定被不起訴人張某倉庫內查獲尚未銷售的防水卷材為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貨值15.9萬元。區檢察院認為,張某實施《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規定的行為,但犯罪情節較輕,具有未遂情節且系初犯,自愿認罪認罰,可以免除刑罰。依據《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七條規定,區檢察院決定對張某作不起訴處理,并建議區市場監管局對其銷售假冒注冊商標商品的行為立案調查。區市場監管局經立案調查,依法對當事人作出沒收侵權商品、罰款79.9萬元的行政處罰。

行刑銜接的相關問題
  商標售假案件的行刑銜接工作涉及法院、檢察院、市場監管、公安等多個部門以及當事人、商標權利人、鑒定機構等相關單位,程序環節眾多,相互之間在認定標準與工作程序上存在差異。筆者認為,判定所查辦案件是否需要刑事追訴,應全面考慮當事人經營假冒商品的金額、對權利人的影響、對大眾消費者造成的損害及當事人的悔罪悔過態度等,綜合多方意見,分別根據部門職責依法處理。
  認定金額標準。當事人售假的銷售金額、庫存未售出商品的貨值金額作為違法犯罪行為衡量的最直觀標準。《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二)》第七十條規定“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一)銷售金額在五萬元以上的;(二)尚未銷售,貨值金額在十五萬元以上的;(三)銷售金額不滿五萬元,但已銷售金額與尚未銷售的貨值金額合計在十五萬元以上的”,明確指出銷售明知是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的刑事認定金額下限為銷售金額五萬元、未銷售的貨值金額十五萬元或者銷售金額與未售出的貨值金額合計十五萬元(銷售金額單項未滿五萬元情形)。上述兩個案例中認定的經營額均超過刑事立案追訴的金額標準,案例一銷售金額8萬元,超出標準60%;案例二貨值金額15.9萬元,超出標準0.9萬元。而在區檢察院出具的檢察意見書中,也均認定當事人的行為構成《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規定的行為。
  2.違法犯罪情節與認罪認罰態度。兩個案例中,盡管當事人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經營額均超出刑事立案追訴標準,涉嫌犯罪,區檢察院卻對其作出不起訴的決定,其原因在于金額標準是刑事立案追訴的重要標準,卻并非唯一標準。《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七條第二款規定:“對于犯罪情節輕微,依照刑法規定不需要判處刑罰或者免除刑罰的,人民檢察院可以作出不起訴決定。”區檢察院正是基于金額標準之外的其他因素,最終對涉嫌犯罪的當事人作出不起訴決定。筆者通過分析兩份檢察意見書對于不予追訴原因的表述,可以發現兩案當事人涉嫌犯罪行為具有以下共同點:犯罪情節較輕,是初犯,認罪認罰態度較好。除此之外,案例一中李某等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主觀惡性不大,案例二中張某具有未遂情節。檢察機關在嚴格依法辦案基礎上,全面保障知識產權權利人的訴訟權利和被不起訴人的人權,積極做好認罪認罰和教育感化工作,促使被不起訴人積極賠償并獲得權利人諒解,公開聽證審查各方意見后作出不起訴決定。當事人較好的悔罪悔過態度也在豐臺區市場監管局的后續調查中得以印證,其對于行政調查表現出較高的配合度,對自身的違法行為如實供述,使得上述兩件非刑事案件的行政查處工作得以順利完成。

行刑銜接中的注意事項
  1.認定的一致性。上述兩起案件的來源均為公安機關接商標權利人舉報對當事人涉嫌商標侵權行為展開調查。檢察機關進行審查、出具檢察意見的主要依據均為公安機關前期收集證據、詢問、委托評估形成的卷宗。在豐臺區檢察院將案件移送區市場監管局后,行政執法案件的承辦人員對前期證據材料梳理,明確基本違法事實,同時也發現案件證據之間存在矛盾之處。如案例一涉案的李某等3人相互之間的陳述以及各自不同時間順序的陳述中,對于銷售票據、經營時間的陳述存在不一致的地方。區市場監管局在公安機關前期調查與事實認定的基礎之上,需要對矛盾之處補充調查,確保違法事實的表述準確無誤。
  2.違法主體認定。由于公安機關與市場監管部門在違法行為查處上的主體導向不同,公安機關與檢察機關認定違法行為主體均為個人,而市場監管部門在行政調查時,需明確當事人是以市場主體從事經濟活動,相應的違法行為主體分別為從事交易的組織或者自然人。上述兩個案例中,涉案人員從事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銷售活動均取得個體工商戶營業執照,且均以個體工商戶名義從事經營活動。案例一中,當事人銷售票據上印有個體工商戶名稱,案例二中當事人經營場所門頭為字號名稱,兩個案例中的當事人均表示以個體工商戶名義開展經營活動。因此,豐臺區市場監管局在作出最終的行政處罰時,認定的當事人為上述所持營業執照的個體工商戶。
  3.違法經營額認定。案例一中,當事人經營3種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商品中的1種(彈性體SBS改性瀝青防水卷材1×10m2)既有可查清的售出記錄,同時也有較大數額的庫存未售出商品。公安機關在案件查辦中委托評估公司對庫存的3種侵權商品價值進行鑒定,在市場監管部門查辦過程中,并未對3種商品的鑒定金額一概采用,而是視該種產品有無可查清的售出記錄,對于不存在售出記錄及標價的商品按照被侵權商品的市場中間價格,即評估公司鑒定的市場價格計算其違法經營額,對于存在售出記錄的商品(彈性體SBS改性瀝青防水卷材1×10m2),按照已查清侵權商品實際銷售的平均價格作為防水卷材違法經營額的計算依據。從結果看,市場監管部門認定的該種產品未售出部分貨值金額(34996.44元)與評估公司鑒定金額(99120元)存在較大差距。市場監管部門計算違法經營額的方式,充分體現了案件查辦過程中實事求是、不加重當事人負擔的原則。區檢察院在出具檢察意見時,也未將庫存商品的鑒定價值作為認定標準,而是將實際銷售金額作為認定標準,體現出考慮當事人利益的審慎審查原則。案例二中,由于當事人庫存未售出的兩種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沒有可查清的售出記錄,其違法經營額(貨值金額)以評估公司出具價格鑒定結論為準。
  4.其他行政違法行為查處。上述兩個案例中,雖然豐臺區檢察院移轉的主要違法問題為商標侵權,但區市場監管局在接到案件線索立案查辦的過程中,對當事人可能存在的其他違反行政法律法規的行為展開全面調查,并依法作出相應處理。案例一中,當事人未經商標注冊人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帶有與北京東方雨虹防水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第1258881號注冊商標商標相同的標識的合格證的行為,屬于《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一)項規定所指的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的行為;案例二中當事人申請設立登記時提交虛假的房屋所有權證,屬于《個體工商戶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所指的提交虛假材料騙取注冊登記的行為。區市場監管局依法對當事人上述售假之外的違法行為予以查處。

□北京市豐臺區市場監管局 張成林 高建州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