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學天地

為文須修心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20-08-07 09:23 來源:
分享:
0


  有人說,文學是人學,更具體點說,文學是心學。此文學者,文章之學也。行為心表,言為心聲。文由胸中生,心以文為表。文學乃心學,為文須修心。
  此心者,心思、情性也。古人云:“文之作也,必得之于心而成于言。”(宋·孫復《答張洞書》)所謂“草若無心不發芽,人若無心思不發”,所言即心思。文章是言情的。情乃心理狀態,如抒情之情感情緒,敘事之情形情節,議論之情勢情理,寫景之景中有情、情中有景。情之所到,文無不至;文之所至,情以之至。所有好文章無不是情感、情事、情理、情景等交融互匯之作,有情思、有情懷、有情愫,文章才有所謂的情致、情趣與情韻。只是此情貴真,作文如說話,要說真心話。“修辭立其誠”,講的也是誠心。所謂“心于痛處淚作詩,情至真時血成文”。情,也是情性或性情。古有性靈派一說,認為“詩者,人之性情也”。所謂“獨抒性靈,不拘格套”,情性所至,真妙自得。可見心思、情性才是詩文之根本。心間涌出無非血,筆底奔來或是神。發揮心性作文就是風格,依著本性去寫自能精工。
  此心者,心意、心悟也。古人說“文以意為主”,此“意”即心之意。為文講“意”,因為意是“主腦”,是主意,是主導,是文章之統帥與靈魂。任何文章,從提筆到完成,心之“意”必貫穿始終,須臾不可脫離,否則寫作就無以進行,所謂“屬意立謀,心與筆謀,才為盟主,學為輔佐”(《文心雕龍》)。故筆墨之道,用意為上。作文需以立意為宗,立意就是立心,所謂“作者得于心,覽者會以意”,“但求意盡明心跡,不為句工留殘痕”。而文章好不好,主要看其“意”。意高則文高,意新則文新,意清則文順。意,也是寫作之法。可授者,規矩方圓;不可授者,心營意造。秉持“以意為主”,則所有寫作要素才能集聚起來,筆隨意走。意從何來?從心中來,從悟中來。外師造化,中得心源。規矩在手,法度因心。紙上得來終覺淺,心中悟出始知深。悟之于心,方能得之于心。得心應手,方能意到便成。
  此心者,心志、心胸也。毛澤東《心之力》云:“天之力莫大于日,地之力莫大于電,人之力莫大于心。”“人活于世間,血肉乃器具,心性為主使,神志為天道。”“蓋古今所有文明之真相,皆發于心性而成于物質。德政、文學、藝術、器物乃至個人所作所為均為愿、欲、情等驅使所生。”而他正是因為有“宇宙即我心,我心即宇宙”之氣度、氣魄、氣概,也才有了那些經天緯地、排山倒海、摧枯拉朽、磅礴凌厲之大文章。寫文章,無非是寫心中之志、發胸中之思、論世俗之事,而心狹窄、心眼小,哪能出得了大文章?所謂“立身無傲骨者,筆下必無飛才;胸中具素心者,舌端斯有驚語”(明·沈承《晚明小品文庫·沈君烈傳》)。故欲做傳世之文,需先有傳世之心。唯其心如日月之明,其文方有日月之光。蓋心之力,亦文之力也。
  此心者,亦靜心、專心也。劉勰說:“陶鈞文思,貴在虛靜,疏瀹五藏,澡雪精神。”蘇軾云:“欲令詩語妙,無厭空且靜。靜故了群動,空故納萬境。”精騖八極、心游萬仞需要靜,“觀古今于須臾,撫四海于一瞬”需要靜,“籠天地于形內,挫萬物于筆端”更需要靜。章學誠說“臨文檢其心氣”,此“心氣”首在靜氣。唯靜氣方可凝心,唯聚精方能會神。心虛靜則靈感生,思慮定則策論成。靜心還需專心。做一門學問,寫一篇文章,定一個主題,立一個中心,沿一條主線,無不需要“純粹而不雜,靜一而不變。”尤其寫文章,更需全神貫注,用心專一。唯如此,其智力、心力和精力才能高度集中,才能讓自身潛能得到深度挖掘和充分激發。所謂“心心在一藝,其藝必工;心心在一職,其職必舉”。做事如此,為文亦然。
  此心者,亦苦心、匠心也。文章出苦心,誰以苦心為。正有苦心人,舉世幾人知。沒有“讀書破萬卷”,何來“下筆如有神”?沒有“兩句三年得,一吟雙淚流”“只將五字句,用破一生心”的苦心孤詣,哪能有慘淡經營好文章?故陸游才有“六十余年妄學詩,功夫深處獨心知”的經驗之談,曹雪芹才有“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的由衷感慨。苦心更是匠心。“著意畫資妙選材,也須結構匠心裁”(袁枚《隨園詩話》),所謂“精華在筆端,咫尺匠心難”(唐張祜句)。為文講究別出心裁、匠心獨運,而其匠心之魂,就是讓技藝爐火純青,讓品質出類拔萃,把話語寫到極致,把文章寫得精致,如此方能打造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之文章精品。
  詩有詩心,文有文心。文章本心術,萬古無轍跡。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天下文章無論啟心扉、寫心情、驅心智、費心機,還是描心境、解心結、澆塊壘、賦心曲,所寫者無不是作者的心動與心跳、心力與心氣,以及心得與心跡。可見文章之本質,實乃心學也。文章千古事,平生一片心。心有疏密,手有巧拙,文之美丑,在于心手。手與神運,文從心得。心之所向,筆之所往。常言文以載道,心不正則道不明。寫作之道千萬條,正心明道第一條。有時想想,所有文章病,其實也是“心”之病。故欲治其文,需先治其心。欲文立,須先心立。欲醫文章病,也得從“心”入手,把心放正,把心做大,把心做強。正心用心,既是為人之基,也是為文之基;修心強心,既是養身之道,也是為文之法。

□河南省市場監管局 張英俊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