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規->法律研究->案例分析

電子商務領域專利案件的侵權認定及快速處理

——解析浙江溫州某汽車用品有限公司與林某專利侵權糾紛行政裁決案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20-08-26 10:04 來源:
分享:
0


  2018年11月30日,專利權人浙江溫州某汽車用品有限公司發現林某未經許可在某網絡電商平臺經營的網店上銷售和許諾銷售的地墊、貓砂墊等系列產品的技術方案與其擁有的一項“汽車腳墊”的實用新型專利技術方案基本相同。針對該涉嫌侵權產品,專利權人向某網絡電商平臺提出下架申請,但未被受理。專利權人認為,林某銷售和許諾銷售的產品侵犯了其專利權,向溫州市知識產權局提出處理請求。
  溫州市知識產權局及時完成案件受理審批程序,組成合議組辦理該案,向林某送達請求書及證據材料副本。在詢問過程中,林某對其在某網絡電商平臺經營的網店上銷售涉案產品的行為無爭議,但認為其行為不構成專利侵權。

厘清審理脈絡
  專利權人稱,其是實用新型專利“汽車腳墊”(專利號:ZL201520789058.9)的專利權人,該專利于2015年10月13日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提出申請,2016年2月24日獲得授權,至今有效。專利權人認為,林某未經其許可,擅自在某網絡電商平臺經營的網店上銷售涉案產品,侵犯了其專利權,請求溫州市知識產權局依法責令林某立即停止銷售、許諾銷售侵權產品的行為,責令某網絡電商平臺對涉案鏈接下架處理。
  林某辯稱,其所銷售的產品系一款貓砂墊,并非汽車腳墊,且涉案專利的評價報告顯示,該涉案專利不具備創造性,屬于無效專利。根據專利權評價報告中引用的兩篇對比文件顯示,其銷售的產品屬于現有技術。
  某網絡電商平臺辯稱,其并非經營者,且在本案受理后,已經對涉案鏈接采取下架等必要措施,不應再承擔責任。
  在審理期間,由于各方明確表示可以由溫州市知識產權局對本案書面審理,根據《專利行政執法辦法》第十六條的規定,該局以書面審理方式進行審理。

精析技術要點
  經過前期準備和書面審理,溫州市知識產權局梳理了本案爭議焦點:一是專利權評價報告對涉案專利的創造性予以否定,是否可以據此認定涉案專利是一項無效專利?二是以專利權評價報告中引用的兩篇對比文獻相結合,能否構成現有技術抗辯?三是林某銷售的是地墊、貓砂墊等產品,與涉案專利“汽車腳墊”是否構成相同侵權?
  針對爭議焦點一,溫州市知識產權局認為,專利權評價報告是專利行政部門在處理實用新型專利和外觀設計專利侵權糾紛案件過程中用來參考評價涉案專利技術性的一種證據。《專利審查指南》規定:“專利權評價報告不是行政決定,因此專利權人或者利害關系人不能就此提起行政復議和行政訴訟。”據此,國家知識產權局作出專利權評價報告的行為不屬于行政機關的具體行政行為,僅為國家知識產權局出具的一份參考意見。評價報告中對已授權專利作出的是否具備專利性的技術評價并不具有強制性,其結論只有與專利案件中的其他必要證據相結合才能發揮其適當作用,不能僅依據專利權評價報告就認定涉案專利是一項無效專利。另外,對一項已獲授權的專利權來說,只能通過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的無效宣告程序來確定其效力,無論專利權評價報告的結論如何,在沒有經過專利無效程序時,該專利仍然是有效的。因此,雖然專利權評價報告對涉案專利的創造性予以否定,但不能據此認定涉案專利是一項無效專利。
  針對爭議焦點二,溫州市知識產權局認為,在專利侵權糾紛行政裁決的侵權判定規則中,現有技術抗辯是指被訴落入專利權保護范圍的全部技術特征,與一項現有技術方案中的相應技術特征相同或者等同。在適用現有技術抗辯時應當注意單獨對比原則,即只能將被控侵權技術方案與一份現有技術作單獨對比,不得將多份現有技術組合與被控侵權技術方案對比。另外,現有技術抗辯的效力在于阻止請求權的行使,而不能變更專利權的保護范圍,也不能否定專利權的效力。因此,林某以專利權評價報告中引用的兩篇對比文獻相結合作為現有技術抗辯,不能成立。
  針對爭議焦點三,溫州市知識產權局認為,本案中,被控侵權產品與涉案專利其實在本質上均屬于腳墊產品。根據涉案鏈接中的文字描述“這是一款多功能墊子,適用于貓墊、狗墊、進餐墊、地墊,由于材料的設計獨特性,除了貓砂墊外,還可以設計成各種家用地墊、門墊、車墊、床墊、浴室洗澡墊”,被控侵權產品同樣具有車墊的用途,只是在涉案專利“汽車腳墊”的基礎上,增加了貓砂墊、家用地墊等其他用途性的技術特征,但仍然體現了車墊的用途。此外,從技術方案所要實現和預期取得的效果來看,被控侵權產品與涉案專利均是為了能夠將泥土、臟物、粉塵不帶入特定區域,兩者所解決的技術問題、技術方案和預期效果實質上相同。因此,雖然林某對涉案專利“汽車腳墊”在用途方面增加了技術特征,但仍然構成侵權。

明晰難點問題
  在線上侵權、線下維權的過程中,往往會出現專利權人投訴網絡平臺作為連帶的侵權行為人,但因為網絡平臺上的賣家涉及全國各地,管轄權難以確認。對此,《電子商務法》第四十二條規定了“通知+刪除”規則:知識產權權利人認為其知識產權受到侵害的,有權通知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采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終止交易和服務等必要措施。通知應當包括構成侵權的初步證據。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接到通知后,應當及時采取必要措施,并將該通知轉送平臺內經營者;未及時采取必要措施的,對損害的擴大部分與平臺內經營者承擔連帶責任。《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五條同樣延續了這一規則。
  溫州市知識產權局認為,電商領域專利侵權糾紛“通知+刪除”規則的設立,旨在解決電子商務領域侵權行為人涉及面廣、取證難的問題,對減輕權利人訴累和維權成本、提高專利侵權糾紛行政處理效率起到重要作用。從尊重立法目的的角度出發,對于網購平臺來說,收到專利權侵權行政投訴和司法訴訟函,均系一種“通知”行為。因此,網購平臺收到“通知”后,如果置之不理,對之后因侵權行為所引起的損失承擔連帶責任。
  在具體操作過程中,經辦人員要仔細審查專利權人提出的其他涉案鏈接與案件中的鏈接內容是否基本相同,如產品描述、實物圖片、數據參考、評價內容等基本相同,有理由認為系同一款產品。在初步認定鏈接中的產品與涉案產品一致的情況下,可以向網購平臺建議下架,給予網購平臺一定的期限與涉案鏈接賣家溝通。如涉案鏈接的賣家有相關證據證明其銷售的產品與涉案產品不同,可以免予下架,但如果有其他證據證明賣家作出虛假陳述,網購平臺可以實施誠信懲戒,并給予相關處罰;如無法證明或者提出與專利權不同或者以現有設計提出抗辯理由,應當不予采信,并告知該賣家及時向法院提出不侵權之訴。
  根據現有證據,溫州市知識產權局認為,林某存在銷售、許諾銷售涉案產品的行為,且其產品落入溫州市某汽車用品有限公司專利權的保護范圍,構成侵犯專利權行為。該局作出行政裁決,責令林某立即停止銷售、許諾銷售侵權產品的行為。因某網絡電商平臺對侵權產品鏈接已經及時刪除并作下架處理,故不再承擔相應責任。
  本案作出行政裁決后,專利權人憑該行政裁決書陸續在其他網購平臺發起專利侵權投訴,均取得比較滿意的效果。本案的辦結,為快速解決電商類專利侵權糾紛、推動行政裁決簡易程序制定起到較好的示范作用,是溫州市實施知識產權“嚴保護、同保護、快保護”的重要實踐,為促進電商領域專利行政裁決快速處理提供了實例。

□浙江省溫州市知識產權局
  仲 夏 盧 珊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