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服務->企業之窗->企業展示

創新機制模式 激發內生動力 強化產業扶貧

云南普洱:打贏一場漂亮的脫貧戰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20-10-12 15:29 來源:
分享:
0

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收官之年,也是脫貧攻堅決戰決勝之年。記者近日在云南普洱走訪時看到,這個“世界茶源”和“中國咖啡之都”在大戰大考中交出了新時代高質量脫貧的答卷。

曾經的普洱貧困面大、貧困人口多、貧困程度深,10縣9貧,其中有2個是深度貧困縣,貧困人口60萬,占全省貧困人口總數的8.6%,貧困發生率一度高達30.4%,是云南省脫貧攻堅的主戰場。近年來,普洱堅持把脫貧攻堅作為首要政治任務,以高的政治站位、強的政治擔當、鐵的政治紀律打贏打好脫貧攻堅戰,堅持以脫貧攻堅統攬經濟社會發展全局,走出了一條綠起來與富起來統一的發展新路子。

普洱市委書記衛星表示,2019年,普洱市8個貧困縣實現高質量摘帽,瀾滄縣高質量通過國家第三方實地評估檢查,全市提前一年高質量全面完成脫貧攻堅任務。目前,全市60萬貧困人口全部脫貧,“戶戶達標、村村提升、縣縣清零”的目標全面實現,普洱徹底消除了延續幾千年的絕對貧困問題,實現了歷史性跨越。他指出,脫貧攻堅對于普洱市來說,是一次影響深遠、深層次、全方位的偉大革命:最直觀的變化是農村基礎設施的巨變,最欣慰的變化是群眾生活水平的質變,最可喜的變化是鄉村人居環境的嬗變,最振奮的變化是富民支撐產業的蝶變,最根本的變化是群眾思想觀念的蛻變,最深刻的變化是黨員干部作風的轉變。

 

要想富先修路。普洱市寧洱縣積極開展基礎設施建設

 

盡銳出戰向貧困發起總攻

 

江城縣康平鎮干田團墩的瑤族文化傳承人鄧慶文非常欣喜于族人生活翻天覆地的變化。近年來,脫貧攻堅的深入推進讓普洱多個“直過民族”實現了同其他民族兄弟同步奔小康的驚人一躍,從曾經的“刀耕火種”一步跨進現代文明,住房保障、醫療保險、教育助學、產業發展等惠民政策成為直過民族脫貧的有力支撐,他們開始自主掌控命運,用勤勞和智慧開創與祖輩迥異的生活。2019年底,江城縣瑤族聚居區811戶3580人貧困人口脫貧;2019年底,瑤族村民年均純收入提高到的9378.5元,瑤族貧困村民小組貧困發生率下降到1.86%。

在普洱市鎮沅縣恩樂鎮復興村大平掌一組,一排排亮堂堂的黃色新居在綠樹的掩映下分外耀眼。苦聰人李杰告訴記者,他們一家是從哀牢山上異地搬遷至這里的,“在黨和政府的關懷和幫扶下,我們現在過上了幸福的生活,這在以前可是想都不敢想”,他感慨說。如今,他一家年收入可達到五六萬元,已達到小康標準。

為了決戰決勝脫貧攻堅,普洱全市上下盡銳出戰,“五級書記抓扶貧、黨政同責促攻堅”。普洱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帶頭掛聯深度貧困縣,帶頭掛牌督戰,帶頭遍訪所有鄉(鎮),在一線部署任務、推進工作、解決問題。35名廳級干部分別掛縣包鄉幫村,103名縣處級干部駐鄉督導,派出駐村工作隊員1.04萬人次,1180家市縣鄉(鎮)單位定點扶貧,4.7萬名干部職工結對幫扶,實現“掛包幫”雙向全覆蓋。“我們把脫貧攻堅一線作為檢驗基層黨組織戰斗堡壘和黨員先鋒模范作用的大考場,作為檢驗干部作風的大舞臺,在脫貧攻堅一線培養、識別、選拔干部,388名脫貧攻堅實績突出干部得到提拔重用,數量居全省前列”,衛星表示。

為加強扶貧領域監督執紀問責,普洱還在云南省率先推行“電視問政”,對脫貧攻堅工作進行問能、問效、問擔當,各縣多輪交叉檢查,形成了向貧困發起總攻的濃厚氛圍。

圍繞“兩不愁三保障”目標,普洱堅持標準導向和問題導向,在“精準”二字上狠下功夫,把脫貧攻堅政策措施清單化、項目化、具體化,確保脫貧工作務實、脫貧過程扎實、脫貧結果真實。

記者了解到,普洱市已累計實施易地扶貧搬遷2.12萬戶、農村危房改造35.3萬戶,解決158.3萬人住房保障問題。

 

走活產業扶貧綠色發展路

 

下好綠色發展棋,走活產業扶貧路。普洱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把培育壯大產業作為高質量脫貧、可持續發展的重頭戲,一產抓特色、二產抓升級、三產抓突破,走出了一條生態致富之路,讓“綠色”成為決勝脫貧攻堅的亮麗底色。

普洱市政協副主席、發改委主任胡良波告訴記者,普洱深入實施交通先行、綠色發展、開放發展、城鄉融合、區域協調、創新驅動六大戰略,走出了具有普洱特色的換道超車的綠色發展新路子。重點打造現代林產業、旅游康養產業、高原特色農業3個“千億級產業”,生物藥、普洱茶、現代制造業3個“五百億級產業”,現代物流、數字經濟2個“百億級產業”。產業扶貧成為普洱脫貧攻堅的首要擔當。

 

普洱大力發展茶產業助力群眾致富。圖為江城縣農民正在采茶

 

普洱市副市長杜建輝表示,普洱已建成11個農業標準化示范區,思茅區現代農業(茶葉)產業園被認定為首批國家現代農業產業園,思茅區、孟連縣分別被列為云南省“一縣一業”示范縣和特色縣。培育2494個新型經營主體,與貧困戶建立“雙綁”利益聯結(龍頭企業綁合作社、綁貧困戶),實現產業有效帶動全覆蓋。

記者了解到,接下來,普洱將確保脫貧攻堅力度不減,繼續健全長效機制,夯實產業基礎,推進茶葉、咖啡、水果、堅果、生物藥等高原特色產業以及康養產業快速發展。

產業扶貧離不開龍頭企業的帶動。記者在景谷縣見到了龍頭企業帶動當地產業振興和群眾脫貧致富的火熱場景:西南地區規模最大的紙漿生產龍頭企業云景林紙實施“公司+農戶+基地”發展模式,帶動縣內建檔立卡貧困戶3571戶1.28萬人受益,農民獲得收入9.5億元,戶均增收10萬元以上;普洱景谷多上果汁飲品有限公司身為云南省最大的現代化食品工廠,帶動3000余戶農戶增收致富;景谷還抓住了產業扶貧的“牛鼻子”,以肉牛養殖為重點,著重打造“云嶺牛”品牌。勐臥云嶺肉牛莊園通過入股分紅、訂單種植、訂單養殖和勞動就業四種方式帶動地方群眾增收致富,目前,已引進400頭“云嶺牛”種牛,帶動1724戶建檔立卡戶實現增收,脫貧成效得到了持續有效提升。

在江城縣國慶鄉嘎勒村的澳洲堅果產業基地,漫山遍野的樹上都掛上了沉甸甸的果實。江城中澳農科公司在江城澳洲堅果“一縣一業”產業政策的支持下,采取“公司+基地+合作社+農戶”發展模式,江城農戶以荒山荒地入股合作種植堅果,收益分成,帶動了一大批貧困群眾致富。

記者了解到,江城縣目前已累計投入產業扶貧資金3.6億元,覆蓋39544人農村人口,推動了橡膠、茶葉、堅果、沃柑等產業的健康發展,帶動全縣9855戶38475人貧困人口脫貧出列。

 

扶貧扶志激發內生動力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扶貧先扶志,扶貧必扶智。要把扶貧同扶志結合起來,著力激發貧困群眾發展生產、脫貧致富的主動性,著力培育貧困群眾自力更生的意識和觀念,引導廣大群眾依靠勤勞雙手和頑強意志實現脫貧致富。

普洱市開創了多種獨特模式,消除貧困群眾“等靠要”思想和安貧守貧觀念,變“要我脫貧”為“我要脫貧”,把“脫貧對象”變為“扶貧力量”。深度貧困人口培訓中心、脫貧工作委員會等寶貴的經驗為云南脫貧攻堅增了色、添了彩。

記者來到鎮沅縣深度貧困人口培訓中心時,新一期農民學員正在認真地聽課。為了提高貧困群眾生產技能,增強脫貧致富的信心和動力,鎮沅探索破解“素質貧困”難題,促進“昔日懶漢”變“今日好漢”,在縣城建設新型職業農民培訓學校,鄉(鎮)成立農民技術培訓學校,各村設立新時代農民講習所,對深度貧困人口開展素質培訓。截至目前,完成培訓55期,培訓學員2452名,實現轉移就業1982人,就業率達90%以上。其經驗做法被列為國家基層扶貧典型案例100計之一。

 

鎮沅縣深度貧困人口培訓中心的學員正在上課

 

西盟縣則以村民小組“脫貧工作委員會”為載體,采取“以工代賑”和“按勞取酬、優先優酬”的幫扶方式,深度激發群眾內生動力。截止目前,西盟縣共組織村民參加培訓1680期9.6萬人次,培養農業科技示范戶2800戶,走出了一條脫貧攻堅與基層黨建、鄉村治理有效融合的路子,實現了貧困群眾精神與物質“雙脫貧”,受到國務院扶貧辦的肯定。

 

“賓弄賽嗨”相幫相扶奔小康

 

10個縣(區)中有9個是少數民族自治縣,普洱市的脫貧攻堅工作與民族團結進步可謂是相融共生。普洱大力弘揚民族團結誓詞碑精神,整合各種資源,匯聚各方力量,全力構建大扶貧格局,奏響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大合唱”。

位于寧洱哈尼族彝族自治縣的民族團結誓詞碑也見證了普洱“賓弄賽嗨”互幫互助機制下民族團結進步與脫貧攻堅、鄉村振興的有機融合。“賓弄賽嗨”系傣語,意為“沒有血緣關系但像親戚一樣的朋友”,是普洱市孟連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縣民間普遍沿襲的各民族間互幫互助傳統。普洱豐富拓展了孟連縣“賓弄賽嗨”民族團結互幫互助機制內涵,從一個家庭幫一個家庭的模式,上升到一個民族幫一個民族、一個村寨幫一個村寨、一個鄉(鎮)幫一個鄉(鎮)、一個縣(區)幫一個縣(區)、先脫貧幫未脫貧的新型“賓弄賽嗨”模式。

寧洱是云南省2017年15個首批脫貧摘帽縣之一。截至2019年底,全縣共有建檔立卡人口4328戶15092人,已脫貧4249戶14891人,其中:少數民族人口9487人,占已脫貧人口的63.71%;貧困發生率由2013年末的8.22%降至0.14%,實現了全面小康路上“不讓一個兄弟民族掉隊”的承諾,闖出一條邊疆少數民族地區團結奮進脫貧攻堅的新路子。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斗的起點”。衛星指出,接下來,普洱將加強組織領導,確保脫貧攻堅力度不減;健全長效機制,著力鞏固提升脫貧成果;夯實產業基礎,切實提高脫貧質量成色;強化統籌銜接,深入實施鄉村振興戰略。 文雪梅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