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規->法律研究->研究思考

建立適應互聯網特點的懲戒方式初探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20-10-13 13:39 來源:
分享:
0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指出,要“加強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發展新一代信息網絡,拓展5G應用”,這將為互聯網+政務提供更有力的技術支撐。疫情期間,云經濟、數字經濟等新業態在提振經濟、刺激消費中異軍突起、逆風飛揚,市場監管部門要立足新業態探索適應全國互聯網的懲戒方式助力市場監管工作。本文梳理法律法規中可與互聯網結合的懲戒方式,分析其在互聯網環境下存在的問題,并探索建立適應互聯網特點的懲戒方式。

懲戒方式概況
  通過“處罰”“懲戒”“互聯網”“網絡”“公示”等關鍵詞進行搜索,筆者梳理了現有法律法規中可與互聯網結合的懲戒。通過梳理筆者發現,法律法規中不僅有針對違法行為的行政處罰,也有針對失信行為的信用約束。行政處罰和信用約束相互補充、相互促進、相得益彰,如果受到信用約束的企業同時存在違法違規行為,市場監管部門應當根據相關規定實施行政處罰。本文用懲戒概括代指行政處罰和信用約束。
  (一)懲戒種類
  就行政處罰而言,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網絡交易管理辦法》等法律法規,行政處罰包括警告,罰款,沒收違法所得、沒收非法財物,責令停產停業,暫扣或者吊銷許可證、暫扣或者吊銷執照,責令改正,行政拘留等。
  就信用約束而言,根據《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信用約束包括在政府采購、工程招投標、國有土地出讓、授予榮譽稱號等工作中,將企業信息作為重要考量因素,對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或者嚴重違法企業名單的企業依法予以限制或者禁入。
  (二)懲戒路徑
  在實施懲戒時,對于違法或失信行為,都要作出并執行相應的行政處罰或信用約束,然后通過互聯網公示。根據《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市場監督管理行政處罰程序暫行規定》等相關規定,市場監管部門作出的行政處罰等信息應當向社會公示,企業失信信息也要向社會公示。
  (三)懲戒主體
  能夠實施懲戒或者延伸懲戒影響的主體包括經營者、交易平臺、行業組織和監管部門。經營者要主動公示受到的行政處罰;交易平臺要管理好平臺內經營者,評價經營者信用,披露失信行為,警示交易風險,并對違法失信經營者進行處理;行業組織要建立行業公約,加強行業自律,推動行業信用建設與監督;監管部門要查處違法失信行為,實施信用分類監管,共享懲戒信息,實現聯動監管。

互聯網環境下懲戒方式存在的問題
  就懲戒時間而言,側重事后懲處。市場監管部門要在事中事后監管上下功夫,而現有的懲戒方式,則聚焦在事后監管上,當經營者發生違法行為或者失信行為后,再實施相應的行政處罰或信用約束,對于經營者的事中風險行為沒有預警提示,沒有防范到位。
  就懲戒主體而言,需要更多主體。懲戒主體只有經營者、交易平臺、行業組織和監管部門,這對于互聯網環境下的懲戒來說,實施主體不夠豐富。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指出,要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是必由之路。只有經營者、交易平臺、行業組織和監管部門尚不能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治理格局,需要吸納更多主體。
  就懲戒路徑而言,需要拓展延伸。在行政處罰和失信約束作出和執行后,要將其通過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進行公示,但是公示之后沒有將懲戒效果進行更好的拓展和延伸。消費者在選擇商家時,很少會查詢商家信用后再進行消費,而且查詢也不方便。如此,懲戒信息“躺”在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消費者在商家自建網站或者平臺店鋪中看不到與商家對應的懲戒信息,懲戒信息和消費者知悉之間仍然隔著一層紙,仍然存在信息公示不到位、不對稱問題。

探索適應互聯網的懲戒方式
  (一)加強事中懲戒,探索事中監管新手段。
  加強事中監管懲戒,就是要在違法行為或者失信行為發生之前,主動治理、源頭治理,下好先手棋、掌握主動權。加強事中監管可以從事中風險行為和消費投訴情況著手。
  一是及時發現預警風險,打造化解風險新“利劍”。市場監管部門可以利用大數據技術、區塊鏈技術,對事中監管中的網絡數據、經營行為、部門日常監管數據進行深入分析、研判,找出風險企業、風險行為,做到早發現、早預警、早干預、早化解,實現主動治理、源頭治理。北京市西城區市場監管局開發推廣了企業監管信息共享平臺和“靈溪指數晴雨表”,對在事中監管中加強信用分級分類監管,做出了有益探索。該平臺歸集、共享、預警西城區各行政執法機關在依法履行職責過程中發現的企業監管風險問題和查處的違法違規行為等信息,并將風險信息通過平臺向相關部門和單位推送,依托該平臺實行跨部門的聯合雙隨機抽查,實現公平前提下的風險靶向監管,在事中監管中發揮了適應互聯網的懲戒作用,對可預見的風險提前進行預警和干預,有效防止和化解了風險。
  二是建立投訴公示制度,打造信息共享新通道。消費投訴是做好事中監管的重要切入點,商家不怕投訴怕公示,探索適應互聯網的消費投訴公示制度是延伸拓展懲戒效果的有效途徑。正如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副局長甘霖在今年“兩會”上所說,“解決消費投訴關鍵是要解決信息不對稱的問題,需要建立消費投訴公示制度,把分散的消費投訴信息集中曬出來,充分保障14億消費者的知情權和選擇權……未來的消費公示的制度還需要加大全面推行力度,拓展線下線上的投訴渠道,聚焦投訴集中的企業以及多發易發的問題,部門形成合力,讓信息更公開,市場更透明,消費更放心。”下一步,筆者建議各地依照甘霖副局長的講話精神,探索適合互聯網的線上消費投訴公示制度。這是做好事中監管的重要落腳點,真正讓消費者用腳投票,發揮出懲戒威懾,倒逼經營者規范經營。
  (二)拓展懲戒效果,提升網絡懲戒新水平。
  一是聚焦懲戒主體,形成共治共管新格局。《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第七條指出:“國家建立符合電子商務特點的協同管理體系,推動形成有關部門、電子商務行業組織、電子商務經營者、消費者等共同參與的電子商務市場治理體系。”在互聯網環境下延伸拓展懲戒的影響和效果,需要發揮經營者、交易平臺、行業組織、監管部門、消費者、媒體等主體的多方合力,形成部門監管、商家自律、行業自律、平臺規范、公眾監督、媒體報道、法治保障、科技支撐的共建共治共享的市場監管新格局,發揮這些主體在互聯網環境下的懲戒能動性,共同做好市場監管工作。
  二是聚合懲戒廣度,形成多方懲戒新面貌。要在懲戒廣度上下功夫。經營者受到行政處罰或者信用約束后,不僅要在行政處罰、政府采購、工程招投標、國有土地出讓、授予榮譽稱號等方面受影響受限制,還要擴展懲戒的范圍和廣度,增加違法失信成本。筆者在實際工作中,已經遇到經營者由于違法失信,在公司名下車輛辦理業務、銀行貸款、簽約合作、考核評優、安裝熱線電話等方面受到限制的實例。一方面要拓展延伸懲戒的廣度和范圍,另一方面也要將這些懲戒通過互聯網進行公示,加強社會知悉度,使其真正起到警示作用。
  三是聚力懲戒關聯,形成綁定查詢新方式。要在懲戒關聯上下功夫。目前,懲戒信息大多存在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上,消費者在經營者的自建網站或者平臺店鋪上看不到,存在信息不對稱的問題。為此,我們要在懲戒信息關聯公示上下功夫,打通公示“最后一米”,為消費者用腳投票提供參考。比如在經營者自建網站或者平臺店鋪上設置信息公示系統連接,點擊連接可直接查詢該商家的懲戒信息;在自建網站或者平臺店鋪上直接動態公示該商家的懲戒信息,實現懲戒信息跟隨商家走,和商家綁定,便于消費者查詢知曉,充分保障消費者的知情權和選擇權。

□北京市西城區市場監管局
  天安門地區所 李一垅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