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學天地

叩訪文溯閣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20-10-30 10:25 來源:
分享:
0


  我已習慣把出門遠游當作難得的文化發現之旅。那次,千里飛越,踏上遼寧土地,心中滿懷期待,去沈陽故宮訪古探幽。游覽中買到《沈陽故宮》一書,如獲至寶,于是按圖索驥,與曾經書香四溢的文溯閣來一場怦然心動的遇見,追尋它與一部震古爍今的文化典籍的非凡故事。
  在中國歷史上,乾隆可以說是最具特色的皇帝之一。一方面,他好大喜功,在位六十年,夸口有“十全武功”,自稱為“十全老人”;另一方面,他開疆拓土,延續康乾盛世,在文化保護上更是實施了一項偉大工程,組織官員、學者耗時十余年,編成了集中國浩瀚古代文化的大成之作——《四庫全書》。
  鞍配馬,館藏書。幾乎囊括了清乾隆以前中國歷史上主要典籍的《四庫全書》告成后,抄錄為四份,分別收藏于北京故宮、圓明園、承德避暑山莊和沈陽故宮,其藏書閣分別被命名為文淵閣、文源閣、文津閣和文溯閣,合稱“北四閣”。后來,又增加杭州西湖行宮的文瀾閣、鎮江金山寺的文宗閣和揚州的文匯閣,合稱“南三閣”。而到新中國成立后,還保留書閣一體的,只有文溯閣。
  像一位歷史老人,文溯閣懷揣歷經二百多年兵燹戰亂而完好無損地庇護著一部皇皇巨著的故事,佇立在沈陽故宮的西路北部。
  歷史煙云中,文溯閣與《四庫全書》照例難逃合合離離的宿命。據有關文章介紹,從乾隆四十八年入藏文溯閣至清帝退位,《四庫全書》在文溯閣靜靜安放了一百三十多年。文溯閣《四庫全書》的諸多磨難經歷始于1914年,這一年,為擁戴袁世凱登基,準備影印《四庫全書》,于是將文溯閣藏本運抵北京,存于故宮保和殿,導致第一次書閣分離。1925年經多方爭取,終使文溯閣《四庫全書》復歸沈陽。1935年,偽滿“奉天圖書館”代為封存《四庫全書》。1950年10月朝鮮戰爭爆發,《四庫全書》再一次離開沈陽,先后被運到黑龍江省訥河、北安。1954年1月,《四庫全書》得以再回沈陽故宮。
  今天的文字記載輕描淡寫,怎知當年的一次次書閣合離,不是跌宕起伏、關山重重的際遇!文溯閣與命運多舛的《四庫全書》的機緣可見一斑。
  穿過戲臺、嘉蔭堂、宮門,文溯閣到了。與整個沈陽故宮各種建筑金碧輝煌、流光溢彩的熱烈氛圍相比,文溯閣要清峻內斂得多。綠色瓦件綠剪邊,綠色柱子綠門窗,廊道彩畫藍綠間,這種冷色的格調與藏書樓功用相協調,給人一種蔭涼安靜和清新淡雅之感。
  “古今并入含茹萬象滄溟探大本,禮樂仰承基緒三江天漢導洪瀾”。當年乾隆御筆親題的這副楹聯,昭示著昔日大清王朝“一朝發祥地,三代帝王都”的盛京的輝煌。大廳中間端放著乾隆書桌和龍椅,背后高懸“圣海沿回”牌匾,左右兩邊復原陳列書架,書架上放滿黃色楠木書盒……一切是那么古樸肅穆、滄桑幽遠,無聲地述說著昔日這里曾是皇室讀書作畫的“仙界”。輕輕地撫摸這里的一物一件,觸碰到的乃是浸淫了濃濃文化氣息的二百多年來的漫漫時光。
  比起游客熙攘的登高望遠鳳凰樓、皇帝寢室清寧宮、皇妃寢室各配宮,文溯閣明顯寂靜得多,造訪者零零散散,不禁讓人心中生出些許悲情。回溯中華五千年文明發展史,沒有什么比卷帙浩繁的文化典籍更能傳承文明和供給后人思想智慧,而藏書樓恰恰是各種文化典籍的最佳容身之所,我們沒有絲毫理由去忽視和怠慢它們。
  文溯閣原藏的經、史、子、集共四萬多冊彌足珍貴圖書,現已移到保管條件更好的現代圖書館收藏。然而,面對空空的文溯閣,我依然無限敬仰。盡管書去樓空,但它承載的一段保護典籍的偉大過往、一份綿延文化的神圣情懷,永遠會閃耀在浩瀚璀璨的中華文化星河。

□湖南省保靖縣市場監管局 田二文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