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規->法律研究->案例分析

對石嘴山二手車交易市場經營者壟斷協議案的分析與思考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20-11-11 09:29 來源:
分享:
0


  

案情簡介
  根據寧夏回族自治區掃黑辦移交的問題線索,自治區市場監管廳2019年8月對石嘴山市元增舊機動車交易服務有限公司等11個二手車交易市場經營者涉嫌壟斷協議行為立案調查。經查,2009年9月—2019年6月,11家經營者在石嘴山市二手車流通行業協會組織下,達成并實施固定二手車交易服務和評估服務價格、開展聯合經營平均分配利潤的壟斷協議。一是交易服務費按車輛評估價的1%收取,每輛車不低于100元,摩托車每輛50元;二是評估服務費按每輛車20元收取;三是行業協會每月初組織當事人負責人召開會議,公布上月交易服務和評估服務收入,扣除發生的人員工資、辦公經費等支出后,以現金方式平均發放到各公司。經聘請的第三方會計事務所審計,確認每家經營者2018年度銷售額為386097.19元,認定違法所得為117352.64元。11家經營者中的平羅縣眾力二手車交易有限公司于2018年1月—2019年6月參加實施壟斷協議。
  寧夏回族自治區市場監管廳認為,本案11家經營者均從事二手車交易服務,屬具有競爭關系的經營者。當事人就二手車交易服務市場達成并實施固定交易服務、評估服務價格和平均分配銷售利潤的協議,違反《反壟斷法》第十三條第(一)項“固定或者變更商品價格”、第(三)項“分割銷售市場或者原材料采購市場”之規定,構成《反壟斷法》第三條規定的壟斷行為。2020年10月14日,自治區市場監管廳對11家涉案當事人作出行政處罰決定:對元增公司等10家經營者分別作出責令停止違法行為、沒收違法所得117352.64元、罰款15443.89元的行政處罰,10家合計罰沒1327965.3元。眾力公司參與實施壟斷協議時間短并具有被迫情節,向有關部門反映過二手車市場壟斷經營問題,主動提供案件重要證據,自治區市場監管廳對其作出責令停止違法行為、免除沒收違法所得和罰款的行政處罰。

案件分析
  本案的辦案焦點集中在三個方面。第一,實施固定價格壟斷行為的時間起點。據調查,元增公司等10家經營者自2008年11月開始,按照商定的標準收取交易服務費。但在具體實施中,當事人采取共同租賃辦公場所各自出票收費方式,無法約束各公司按照約定的標準收費。為此,10家經營者商定,自2009年9月起采取統一聘用人員、統一管理發票、統一收費標準、統一均分利潤的聯合經營方式。本案中,執法人員發現,2008年11月—2009年8月期間實施固定價格主要依據部分當事人詢問筆錄支持,沒有其他證據印證。因此,執法人員認定當事人實施固定價格行為的時間起點為2009年9月。
  第二,實行政府指導價期間固定交易服務價格構成達成壟斷協議行為。根據《寧夏回族自治區物價局關于對我區舊機動車交易服務收費實行政府指導價的通知》(寧價費發〔2002〕188號)《自治區物價局關于取消、放開和下放部分服務價格的通知》(寧價費發〔2016〕4號)的規定,2002年12月—2016年1月,舊機動車交易服務收費定價形式實行政府指導價,收費標準按成交價的0.5%—1%與賣方協商確定。本案中,2009年9月—2016年1月交易服務收費應執行政府指導價,固定交易服務價格是否構成壟斷協議存在爭議。執法人員認為,當事人收費比率雖然未超出政府指導價范圍,但依然構成固定價格壟斷協議,理由有三:一是改變收費基數,當事人收費標準為“評估價×1%”,將“成交價”改為“評估價”,違反政府指導價規定的計算標準;二是固定收費比率,當事人約定收費比率為政府指導價上限1%,并規定100元的最低收費,未體現政府指導價規定的“與賣方協商確定”的原則;三是無自主定價權,即使實行政府指導價期間,在正常市場競爭狀態下,經營者在政府指導價范圍內,應當自主選擇交易服務收費價格,但參與協議的經營者無自主定價權利。
  第三,關于評估服務費的認定。2009年9月—2019年6月,二手車交易市場經營者按照每輛車20元標準收取評估服務費。部分當事人辯稱,評估服務費包括評估、照相拓印、提供合同書等內容,收費標準定為20元較為合理。執法人員認為,收費標準是否合理不是壟斷協議行為考慮因素和構成要件,對當事人提出的理由不予采納。案件調查中,部分執法人員認為,本案參與聯合經營的經營者在石嘴山市范圍內二手車交易服務市場份額為100%,其要求客戶必須接受評估服務的行為,涉嫌構成濫用市場支配地位限定交易行為。為提高辦案效率,避免案情復雜化,自治區市場監管廳將20元評估服務費認定為固定價格壟斷協議行為。

案后思考
  通過查辦本案,執法人員總結了需要注意的四個方面。
  第一,現場復查成為本案突破點。2019年8月以來,本案主要委托下級市場監管局調查,因溯及年限長且當事人達成的是口頭協議,調查主要通過詢問筆錄固定證據,證據之間缺少關聯性,不能準確認定壟斷協議實施時間和收入。2020年防疫形勢平穩后,執法人員對證據進一步梳理分析,決定對原行業協會辦公室再次開展現場檢查。經對現場留下的會議記錄、發票領用簿等資料研究甄別,執法人員發現當事人聯合經營期間收取的二手車收入存入個人銀行賬戶的證據。經相關銀行協助,執法人員獲得于某、馮某等人開設的5個銀行賬戶明細。經當事人確認,2009年9月—2019年6月,石嘴山市二手車交易市場經營者聯合經營期間的收支,都是通過這5個賬戶交易,并且5個賬戶在時間上具有銜接性,從而為執法人員確定壟斷協議的實施時間和違法收入提供了書面證據支持。
  第二,相關市場界定的必要性。本案違法行為性質屬于壟斷協議范疇,不需認定當事人是否具有市場支配地位,但從損害市場程度、認定違法所得、壟斷協議成因等角度,執法人員需要界定相關市場。本案相關市場為石嘴山市所轄地域范圍內的二手車交易服務市場。石嘴山市范圍內從事二手車交易服務的市場主體僅為涉案11家當事人,合計市場份額為100%。相關市場的分析界定,為執法人員分析本案的市場損害程度、違法所得中確認“假設收入”、違法行為產生原因等方面提供了正確方向。
  第三,違法所得計算方法分析。目前,國家層面尚未制定統一的壟斷案件違法所得認定標準。實踐中,自治區市場監管廳主要依據《工商行政管理機關行政處罰案件違法所得認定辦法》或者《關于認定經營者壟斷行為違法所得和確定罰款的指南(征求意見稿)》計算違法所得。執法人員認為,相比《認定辦法》,《指南》違法所得認定方法更為科學合理。考慮本案多數經營者收支未記賬,所占市場份額為100%等原因,執法人員采取《指南》規定實際收入扣除假定收入的方法來確定違法所得,即“實際收入”指經營者在相關市場獲得的收入,本案“實際收入”為當事人收到行業協會平均分配的二手車收入;“假定收入”指經營者在壟斷行為存續期間假定未發生壟斷行為時,在相關市場可以取得的收入。本案“假定收入”用對照價格乘以對照數量的方法計算,對照價格根據壟斷行為停止后各經營者2019年7月至12月稅盤發票計算的加權平均值(每輛車收取二手車交易費的平均價格),對照數量根據稅務部門提供的壟斷協議期間二手車實際交易數量確定。經第三方會計師事務所評審,2008年—2019年6月,當事人收到二手車交易收入4744300元,確定假設收入3453420.95元,違法所得1290879.05元,平均每家經營者的違法所得為117352.64元。
  第四,壟斷協議行為產生原因。據了解,市場監管總局反壟斷局將二手車交易市場列為2020年反壟斷執法工作的重點,目前已有河南安陽、湖北黃岡、寧夏石嘴山市場監管部門查處3起二手車交易市場壟斷協議案件。
  執法人員認為,當前二手車市場壟斷協議行為的多發應引起政府各部門的重視,就本案來看,產生原因有主觀和客觀兩個方面。在主觀方面,2009年經營者達成協議前,市場競爭充分,每輛車只收取50元到100元的交易服務費。為賺取更大的利潤,經營者決定就二手車交易服務市場實行聘用人員集中辦公和集中管理財務收支的聯合經營方式,達成并實施壟斷協議,違法行為存在主觀故意情節。在客觀方面,稅率差異造成只有二手車交易市場才能開具二手車統一發票的現狀。商務部《二手車交易規范》規定:二手車交易市場、經銷企業、拍賣公司按規定開具二手車銷售統一發票。但是,稅務部門對二手車交易市場經營者開具的個人車輛發票免征增值稅,經銷企業、拍賣公司則需要按照一定征收率繳納增值稅和附加稅。本案中,稅務部門出具的資料顯示,2009年至今,僅有11家當事人申領二手車銷售統一發票。同時,根據有關規定,二手車交易市場經營者的收入來源主要是收取交易服務和物業費,但本案多數當事人基本沒有物業費收入,經營方式主要憑借開具免稅發票的優勢收取二手車交易服務費。另外,根據自治區相關文件規定,開辦二手車交易市場應當具備“車輛展示交易區面積不得少于1萬平方米,交易手續辦理區不少于300平方米”的條件。而石嘴山市是國務院列入首批12個資源枯竭城市試點之一,每年二手車成交不到1萬輛,各經營者持續處于虧損狀態。綜上,本案當事人為制止低價競爭實施違法行為存在一定客觀性。
  自治區市場監管廳查辦本案以來,當事人于2019年7月停止壟斷協議行為,石嘴山市二手車交易市場價格持續下降,目前二手車交易價格為每輛50元左右,而服務質量明顯提升。3家經營者向公安機關車管部門申請辦理二手車轉移登記一體化服務站,極大方便了辦事群眾。

□寧夏回族自治區市場監管廳 劉 武 馬鶴銀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