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文化->文學天地

屋檐在上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20-11-13 11:25 來源:
分享:
0


  青山寂寂,炊煙裊裊。泥土呢喃,莊稼拔節。屋檐,是時光深處最忠實的陪伴。
  在我的記憶里,屋檐總是精神抖擻的。鳥鳴庭樹上,日照屋檐時。風兒打著呼哨吹過來,葉子迎著花香落下來,燕兒銜著新泥飛回來。屋檐慢悠悠地舒展開了身子,在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雞鳴犬吠聲里,開啟了又一個飽滿的二十四節氣。
  我家石臼大約五十公斤重,一言不發地蹲在屋檐下,或許仍在回味臘月里糯米飯與糍粑的清香。蓑衣、斗笠掛在屋檐下,一串串紅辣椒掛在屋檐下,留作種子的玉米、絲瓜掛在屋檐下。這里,是它們共同的驛站。
  整齊的黃瓜籽很是講究,它們帶著瓜汁躺在鋪開的棕櫚葉上,同樣在屋檐下張望。打谷機無比沉穩,它斜靠的墻根已然有了清晰的臥痕。眼下尚無豐收的捷報,索性放下心來養精蓄銳。他日得令,必將沖鋒在前,顆粒歸倉。
  屋檐下的農具,總是不太安分。鋤頭、扁擔、犁耙、鐵鍬、畚箕……總愛往地里跑,往田野跑,往山坡上跑。跑便跑唄,還得大人、小孩一屁股地跟在身后,風風火火,不甘示弱。
  我時常站在屋檐下,扯起嗓門喊父親回家吃飯。父親尚在九擔谷田勞作,頭頂是藍瑩瑩的天空,腳下是綠油油的禾苗。他努力伸直了彎成弧形的腰,大手一揮:“曉得了,馬上就回!”
  這個當口,屋檐總是笑瞇瞇的。它總不忘和最后一縷炊煙點點頭、揮揮手,道一聲感謝與珍重。父親洗凈腳上的泥,迎面與屋檐撞了個滿懷。屋檐并不知道,我最愛吃的豬血丸子已端上了八仙桌。你瞧,它正伸長脖子往我這邊瞅。
  我與哥哥、妹妹也時常坐在屋檐下,溫習一天的功課。文字方方正正,在屋檐的注視里一行行地延伸。夢想懵懵懂懂,在屋檐的守護中發芽。屋檐居老屋之肩,距天空甚近,是我持續的仰望。風翻動作業紙,我抬起頭,仿佛一伸手便能摸到屋檐,觸到蒼穹。
  屋檐大度、熱情,總是敞開胸懷,迎接風雨的造訪。雨點兒說來就來,在瓦楞間蹦跳著、追趕著,還在風的慫恿下,不時跳躍著滴滴答答的音符。跳累了,玩夠了,雨點兒便順著瓦溝,流向屋檐的領地,成滴成珠,如絲如線,不約而同地回歸大地。屋檐不聲不響,它只是大自然的證人。屋檐或低或舊,但足夠為我們遮風擋雨。
  我曾趁屋檐不夠留神,伸出小手和雨點兒親密接觸,沁涼沁涼的。屋檐并不生氣,只是堂屋門檻邊傳來了母親的責備:“莫弄濕了衣裳!”嚴厲中分明透著慈愛。屋檐“撲哧”一笑,落下來一個偌大的水花。
  屋檐下孤燈,樓板上暖鋪。冬來了,霜來了,雪來了。大清早的,我就哈著白氣,跺著腳,為夠不著那晶瑩剔透的冰凌而懊惱。可屋檐冷眼旁觀,任我嘟著小嘴,只顧裹緊了自己單薄的外套。
  屋檐在上,日子在下。這樣的日子,是泥土滋潤的,是莊稼釀造的。
  屋檐在上,溫暖在下。這樣的溫暖,是父母給予的,是勤勞恩賜的。
  屋檐在上,腳步在下。屋檐是我離家時的叮囑,是歲月深處最柔軟的牽掛與守望。

□江西省市場監管局 李晃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