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規->法律研究->專家觀點

優化營商環境下的“六穩”“六保”與政策落實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20-11-16 09:13 來源:
分享:
0


  黨的十八大以來,面對錯綜復雜的國際環境和艱巨繁重的國內改革發展穩定任務,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始終保持戰略定力,堅持穩中求進的工作總基調,堅持貫徹新發展理念,堅持穩的宏觀政策、活的微觀政策以及底線社會政策,統籌推進經濟改革和發展。中共中央政治局在7月30日的會議中指出,當前經濟不穩定性、不確定性較大,遇到的很多問題是中長期的,必須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下半年經濟工作要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堅持深化改革開放,扎實做好“六穩”工作,全面落實“六保”任務,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維護社會穩定大局。2019年11月29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要加快打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更大力度為各類市場主體投資興業破堵點、解難題。在優化營商環境的背景下,扎實做好“六穩”工作、全面落實“六保”任務與政策落實至關重要。

“六穩”“六保”的政策分析
  (一)“六穩”“六保”政策的社會背景
  要想理解“六穩”“六保”政策意義,首先需要明確政策出現的社會背景。2018年中美貿易摩擦日益加劇、內外部經濟環境日漸復雜,7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提出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的“六穩”方針。今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全世界經濟遭到重創。2020年4月7日,在外部環境不確定性持續上升的情況下,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明確了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保基層運轉的“六保”目標。
  為了國內經濟穩定運行和快速恢復,為了滿足人民的民生需求,黨中央先后提出的“六穩”方針、“六保”政策,都是基于當下大經濟背景下的應對之策,為基層政府的工作和社會服務指明了方向。2018年的經貿摩擦持續至今,我國做好了“持久戰”的準備。“六穩”方針的提出,正是針對貿易摩擦長期“斗而不破”局面提出的解決辦法,是對新常態下經濟下行壓力增大的回應。堅持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穩定國內經濟平穩發展是首要任務。疫情暴發對國內經濟乃至世界經濟的沖擊,進一步證明了黨中央提出“六穩”方針具有戰略意義。疫情發生以來,中國經濟發展面臨下行壓力,黨中央順勢而為提出“六保”任務,擲地有聲地將就業作為重中之重。“六保”的布局,并不局限于經濟增長,更著眼于世界疫情蔓延和全球經濟同步下滑帶來的各種沖擊和風險。
  (二)“六穩”與“六保”之間的關系
  治國理政必須有正確的方法論。“六穩”“六保”的提出,蘊含著戰略思維、創新思維、辯證思維、法治思維和底線思維等科學思維方法,是黨領導人民穩步發展經濟、決勝小康社會、決戰脫貧攻堅戰的銳利武器。
  一是體現了黨中央的戰略思維。“六穩”“六保”事關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環環相扣、不可分割,體現了工作部署中的整體觀和系統思維,不僅是當下的務實之舉,更是長遠的戰略安排,需要持續發力。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我國經濟穩中向好、長期向好的基本趨勢沒有改變。”“六穩”方針明確篤定的戰略目標,即堅持穩中求進的工作總基調,在保持經濟社會大局穩定的基礎上,在改革開放和結構調整等方面積極進取。
  二是反映了黨中央的底線思維。“六穩”之中穩就業為首,“六保”之中保就業開頭,“六穩”“六保”是以底線思維謀發展新路徑。就業就是最大的民生,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要全面強化穩就業舉措,實施好就業優先政策。堅持就業優先戰略,把解決人民群眾就業問題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努力創造更多就業崗位。全球經濟體在復蘇過程中,第一核心就是保生存,保生存首要體現在居民能就業有收入,其次是保市場主體的基本運行,這是疫情救助和經濟恢復的兩個重要落腳點,也是民生保障的底線。
  三是體現了黨中央的辯證思維。“六穩”與“六保”辯證統一,相互促進。“六穩”是方針,“六保”是目標。“六穩”是經濟社會穩定發展的工作指引,發展是為了人民,“六保”則是發展的根本任務,是以問題為導向給黨和政府提出的任務——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六穩”是大局,“六保”是前提。“六穩”是保證我國經濟平穩運行、穩中求進的長期工作方針,而“六保”則是保證社會穩定發展的基本前提。例如就業,一頭是企業、一頭是居民,二者相互聯系,辯證統一。保就業就是保市場主體,穩就業就是穩經濟運行。無論是貿易摩擦中我國經濟的抗壓能力,還是疫情抗擊戰中表現出來的巨大韌性,都讓我們有信心、有決心按照方針指示迎接更好的發展。

充分認識優化營商環境的重要性
  優化營商環境就是解放生產力、提升競爭力,是增強市場活力、穩定社會預期、應對經濟下行壓力、促進發展和就業的有效舉措。優化政府職責體系、完善國家行政體制、堅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制度,是上層建筑適應經濟基礎發展的必然要求,是構建職責明確、依法行政的政府治理體系的重要體現,而優化營商環境則是其中重要的一環。面對新時代新任務提出的新要求,優化營商環境,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具有重要的歷史和現實意義。
  (一)優化營商環境的理論背景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經濟體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點,要使各方面體制改革朝著建立完善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這一方向協同推進,同時也使各方面自身相關環節更好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提出的新要求。經濟體制改革的關鍵問題就是處理好政府和市場、政府和社會的關系,著力解決市場體系不完善、政府干預過多和監管不到位的問題。
  優化營商環境、優化政府職能、建設現代化的經濟體系,必須重視市場監管部門的責任,建立和完善市場監管各層級和各部門之間的事權和責任劃分,著力構建市場機制有效、微觀主體有活力、宏觀調控有度的經濟體制。美國學者喬萬尼·阿里吉在其著作中說,中國對外資的主要吸引力并非來自其豐富的廉價勞動力資源,而是在于這些勞動力在健康、教育和自我管理能力上的高素質,再加上他們在中國國內生產性流動的供需環境迅速改善。因此,優化營商環境是落實“六穩”“六保”的基礎性的市場端任務,也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一環。
  (二)優化營商環境的現狀
  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改革持續推進,使我國營商環境實現了大幅度改善。世界銀行報告顯示,中國內地營商環境全球排名由2018年的46位提升到2019年的31位,是全球營商環境改善程度最顯著的經濟體之一。
  目前,從中央到地方都在優化營商環境,推動向服務型政府轉變,如建立權力清單制度、負面清單制度、簡約高效的基層治理體系及開展綜合執法改革等。2018年的市場監管部門體制改革,通過建立集中高效的市場監管體制,初步形成了監管合力;立足于整體性視角的改革實踐將監管事務從中央到地方進行了體系化整合,基于職責分工、功能定位進行的組織重構和流程再造,使監管事務更加明晰,責任主體更加明確;各地組建市場監管綜合執法隊伍,將監管事務類型化監管執法,促使市場監管執法流程和標準趨向統一;綜合執法的實踐需求助推市場監管法律法規系統性建設的完善,初步實現一般性監管和專業性監管兼顧。

“六穩”“六保”與“優化營商環境”的政策落實
  以人民為中心,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是新時代我國的奮斗目標。堅持以人民為中心不能停留在理念層面,當下“六穩”“六保”的提出,正是黨中央民生思維、底線思維的集中體現。政府部門應以保障民生為經濟發展的底線要求,將“六穩”“六保”落實到政府履職和經濟發展的實踐中。
  (一)“六穩”“六保”與優化營商環境之間的邏輯關系
  “六穩”“六保”與優化營商環境都是基于經濟社會下行壓力增大的背景下提出的戰略目標和社會任務,二者的共同目的是促進中國經濟穩中向好可持續發展。“六穩”“六保”是社會對黨執政的要求,也是黨對自己提出的政治任務。優化營商環境則是市場經濟發展對政府的要求,現代經濟發展要求政府提升治理能力和管理效能,對優化政府職責、完善行政體制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優化營商環境是刀刃向內的革命,是我國推動全面深化改革過程中面臨的一場攻堅戰。我國從全能政府向監管型國家的轉變,是經濟穩定發展、自主發展、可持續發展的應有之義。
  “六穩”“六保”與優化營商環境既是手段又是目的。優化營商環境,是我國政府監管體制改革的一大重要戰略目標,是推進國家治理能力和治理體系現代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更是我國實現“六穩”“六保”任務的重要手段。就業、消費、投資是不可分割的市場經濟環節。優化營商環境為經濟社會穩定發展提供了市場環境和政府環境,可以激發經濟主體活力,調動社會主體自我監管的積極性,進一步釋放社會組織潛能,能夠有效緩解政府與市場的緊張關系,降低監管成本,減少政府干預,使市場經濟發揮更大的自主性和積極性,從而更好地在有度監管下發展經濟。
  (二)政策落實
  空談誤國,實干興邦。無論是“六穩”“六保”的實現,還是優化營商環境的推進,政府治理手段的創新是加快目標推進的有力推手。國無商不興。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政府是市場規則的制定者,也是市場公平的維護者,要更多提供優質公共服務。要支持企業家心無旁騖、長遠打算,以恒心辦恒業,扎根中國市場,深耕中國市場。因此,在治理能力和服務方式方面,可以從以下方面進行創新和落實,加快實現服務型政府、現代化政府的轉型,進一步促進經濟穩步發展和民生保障。
  第一,深入推進簡政放權、放管結合。深化“放管服”改革是加快轉變政府職能、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內容,是優化營商環境的重要手段。簡政放權重點是減少對微觀經濟事項的審批干預,凡是市場可以調節的、社會組織可以替代解決的、社會主體可以自行決定的事項,原則上不設立行政審批。依法推進權責清單制度的發展,實現權力運行全流程的覆蓋,注重清單內容的動態完善;放寬對事前準入的限制,加強對事中事后的監管,嚴格市場監管、質量監管和安全監管,加快推進社會誠信體系建設,強化守信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制度,促進市場良性運行和優勝劣汰,爭取市場效率和監管效能最大化。
  第二,完善社會共治治理制度。社會共治是國家治理現代化的必由之路,加強市場監管領域的社會共治機制創新,核心是處理好政府與市場、政府與社會的關系。應當強化政府在社會共治中的主導作用,發揮市場主體在監管治理中的重要力量,完善聯動融合、集約高效的政府負責體制;建立社會監管組織參與共治的相關機制,培育多元社會主體,完善開放多元、互利共贏的社會協同機制,激發社會團體的潛能;完善人人盡責、人人共享的公眾參與體制,激發公眾參與熱情,重視社會輿論在社會共治中的作用;發揮基層群眾自治和行業協會自治的基礎作用,搭建便捷的議事平臺和糾紛調解機制。
  第三,優化政務服務,提高政府執行力。改善營商環境關鍵在于打造讓人民滿意的政府服務。要創新服務方式,完善辦事流程,規范行政行為,優化綜合執法,深入推進審批服務便民化,努力實現讓群眾辦事“只進一扇門”。健全強有力的行政執行系統,強化工作責任制,嚴格績效管理和行政問責的同時,建立健全獎優懲劣制度,完善容錯糾錯機制,充分激發和調動行政人員的積極性、主動性,切實增強行政人員敢作為敢承擔的責任意識。加快信息基礎設施建設,發揮科技支撐作用,加快推進全國一體化政務服務平臺建設,加強跨部門跨層級跨區域協調機制建設,打通“信息孤島”,完善“互聯網+政務服務”模式,使更多事項在網上辦理,公開透明、公平公正,增強政府管理和服務的智慧性、便民性和親民性。
  第四,完善宏觀調控。科學有度的宏觀調控是實現經濟社會平穩健康發展的重要保障,是完善社會主義經濟制度、優化營商環境的客觀要求,以促進效率和公平的有機統一為基本目標。科學的宏觀調控,應完善社會主義經濟體制,完善產權制度,以維護市場主體的合法權益;完善要素市場化配置,以實現要素價格市場決定、流動自主有序、配置高效公平;完善公平競爭制度,以實現資源有效配置和企業優勝劣汰;在促進就業、產業、投資、消費等政策協同發力的同時,突出重點,堅持就業優先戰略,突出重點群體的就業問題,創造更多就業崗位。
  第五,完善法治體系建設。市場經濟的平穩運行和優化營商環境的一系列改革和創新實踐,對相關的法律依據提出了要求。下一步應健全市場經濟法治體系,完善消費者權益保護制度,建立健全政府行政組織和管理法治體系。完善法治體系建設,應當首先完善立法體制,補充相關立法,健全社會公平正義法治保障制度,使政府改革有法可依,政府行政有法可依,人權保障有法可依。

□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政法部民商經濟法室主任、教授 王 偉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