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規->法律研究->專家觀點

自營生鮮平臺監管難點及監管對策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20-12-02 10:08 來源:
分享:
0

生鮮流通過程圖


  

編者按
  
在互聯網背景下,自營生鮮平臺不斷涌現。此類互聯網平臺采用“線上+前置倉”的經營模式,引發主體界定、許可登記、監管檢查等一系列新問題,給市場監管部門開展監管執法工作帶來新挑戰。對此,浙江省寧波市海曙區市場監管局成立課題組,形成調研報告《自營生鮮平臺監督難點及監管對策》。11月20日,本文代表寧波市參選浙江省食品安全監管調研報告的評選,榮獲一等獎。浙江省食安辦認為,該調研報告梳理問題詳實、觀點思路清晰、方法路徑可行,為浙江省系統開展新業態監管工作提供了有價值的依據。本報特將此文刊發,給各地市場監管部門開展互聯網平臺監管與執法提供思路。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發揮無接觸配送優勢的互聯網自營生鮮平臺受到消費者青睞。此類互聯網平臺主打農副產品、預包裝食品經營,采用“線上+前置倉”經營模式,業態模式較新。目前,市場監管部門對此類平臺的監管與執法存在一定盲區。本文嘗試以一家規模較大的自營生鮮平臺為例,從事前登記、事中事后監管入手,運用實地檢查、比較分析等研究方法,探討市場監管部門對此類平臺監管與執法的難點,并提出相應對策。

生鮮平臺現狀
  該生鮮平臺2019年進入浙江省寧波地區后迅速發展,在寧波各縣區設置前置倉39個,注冊用戶約10萬戶,上線商品品類1.6萬多種,客單價達70元,日銷售額140萬元,規模等同于4家市中心大型菜市場。區別于一些平臺在線下開設實體門店的做法,該平臺在上海市設立總倉,再按照區域在全國設立分倉,最后在各個城市的社區周邊建設前置倉用來儲存、周轉商品,總倉及分倉直接通過物流配送對前置倉供貨。消費者在App上下單,系統自動派單給距離最近的前置倉分揀、加工、配送,從而實現30分鐘內送貨到家。前置倉并不起“售賣”作用,商品的展示、挑選、付款等均在線上完成,倉庫不對外開放,僅承擔倉儲、分揀、打包、配送的功能。
  (一)前置倉的標準化與模塊化
  筆者通過實地走訪前置倉看到,雖然每個倉面積大小并不相同,但均按常溫、鮮活(水產)、冷藏、冷凍等不同區域規劃儲存。所有生鮮蔬果均為包裝好的標準商品,商品的規格、儲存、保質期、打包配送、退換貨制度均有統一要求和規范。從外觀看,該平臺從招牌設計到倉內裝修再到店內員工與騎手服飾,全部統一規劃設計。品牌化、連鎖化、規范化的經營模式,有助于提升其在城市社區的整體商業形象。
  (二)前置倉的生鮮流通過程
  據平臺負責人介紹,以海曙區一個前置倉為例,一份生鮮于當日凌晨從上海總倉或杭州分倉通過企業物流送達倉內,由第一環節的夜班當值人員收貨,對生鮮第一輪初檢,有包裝破損的隨物流車退回總倉。凌晨4時30分,第二環節的員工開始生鮮上架準備,將生鮮干濕分離,根據不同的保溫保鮮要求,分門別類放入柜架。第二環節的員工將生鮮上架的同時,還承擔核查生鮮品質的工作,如有葉片發黃的做損耗處理。早上6時30分,顧客可以在平臺App上下單。第三環節的分揀員根據顧客訂單從貨架上取下商品,打包后交給騎手,臨近保質期的生鮮由員工在監控下銷毀。

自營生鮮平臺監管難題
  (一)主體混淆
  1.自營與第三方之爭目前,無論是網站首頁,還是在其App《服務協議》中提到的平臺服務商,都是上海××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對外宣傳是線上銷售和線下配送生鮮產品的中國生鮮新零售企業。但寧波地區的每個前置倉實際以該公司名義租賃后,交由其全資子公司無償使用,即前者只從事互聯網經營業務,后者為前者完成供貨、倉儲、運輸服務。
  在法律上,子公司是具有法人地位的獨立企業,是不同的法律主體,該生鮮平臺對外宣傳“自營”值得商榷。普通消費者無法得知為其供貨、運輸的實際是其子公司。目前該平臺可以通過對全資子公司的實際控制來保證服務品質,但日后是否會有其他第三方入駐平臺,消費者的知情權如何得到保障,這一系列問題都有待規范。
  2.倉庫與經營場所之爭前置倉從誕生之日起就充滿爭議,主要集中在前置倉究竟是倉庫還是經營場所。據筆者線下調查的情況來看,前置倉在傳統倉庫的倉儲功能之外,很大程度上承擔了生鮮平臺線下門店的部分功能。
  攬客作用。統一的外部門頭與內部裝潢起到了一定的攬客作用,消費者一看到前置倉,就有了在平臺下單后很快可以收到新鮮貨品的心理暗示。另外,因為統一著裝的配送員需要頻繁進出,“進門從貨架上取走打包好的生鮮——出門騎上電瓶車開始配送”這個環節導致每個前置倉并非一個封閉的倉庫,更像一個外界看得見,卻沒有顧客只有售貨員(打包員)的菜場或超市。此外,前置倉的選址也多在商務辦公樓及居民小區的沿街店鋪。從功能上看,每個前置倉都承擔了獲客、倉儲、運營配送全流程的功能,單個倉本身就是一個獨立單位的經濟模型,映射了相應社區的顧客需求。
  生鮮初加工。前置倉承擔了平臺線下門店初加工產品的作用。筆者實地走訪前置倉發現,每個前置倉都有水產、蔬果兩個加工區域。消費者下單活魚時可以選擇不殺或現殺,不殺則由配送員攜帶打氧箱配送,現殺則由加工人員在前置倉水產加工區內對活魚做刨去魚鱗、清理內臟等處理;在蔬果加工區,對于山藥、藕片等切開后會影響口感的蔬菜,消費者可選擇下單后由加工人員將山藥、藕片切成定量后打包。生鮮的初加工讓前置倉更貼近于一個供應鏈和客流量超級集中的菜場。此外,生鮮加工服務也是平臺重要的盈利點之一,例如未加工的茭白14.5元/kg,而加工好的茭白絲卻高達34.5元/kg。
  (二)跨區域監管難
  該平臺總倉在上海,在杭州有分倉,進入寧波后,各前置倉分布在不同的縣區。平臺、監管部門、消費者三方之間存在嚴重的信息不對稱。消費者在平臺下單時并不知曉前置倉的具體位置,由平臺系統自動分配給距離最近的前置倉配送。每日分配給每個前置倉的生鮮量由大數據根據前幾日的銷量提前一日計算得出,有時會出現一個前置倉缺貨由另一個前置倉調貨配送的情況。
  由于消費者無法獲知自己的生鮮來自哪個前置倉,一旦出現收完貨后不滿意、需要退換貨的問題,只有兩種解決辦法:一是消費者撥打售后客服電話,由客服通知對應前置倉再次上門退換貨;二是在前置倉的微信群里反映問題。目前,該平臺在寧波海曙的登記主體只有一個,前置倉卻有7個,分布在不同的街道,每個前置倉又向周邊街道甚至周邊縣(區)輻射式提供服務。如出現消費者舉報投訴,市場監管部門無法第一時間確認轄區內具體供貨的是哪個前置倉,這給基層監管部門開展監管執法工作帶來巨大的工作壓力。
  (三)前置倉不透明
  前置倉“不直接對外營業”“半封閉式管理”的創新舉措,讓員工管理規范、零售成本降低、生鮮周轉高效,與此同時也關上了外部監管的窗口。
  1.監管部門與平臺的信息不對稱
  平臺“收貨初檢→上架復檢→倉管巡檢”的流程只對生鮮的外部包裝是否破損及表面是否可見發黃、變質進行篩選。4名夜班當值人員在4時30分收貨至6時30分上架銷售的兩小時內,要檢查品類數量眾多的蔬菜是否有腐爛、發霉、黃葉、蟲洞、出芽、異物等多項問題,可靠性存疑。除了生鮮的鮮活程度,農藥殘留也是一個問題。如2019年6月,杭州市市場監管局會同市消保委、市藥檢院快檢中心對買菜類App抽檢,檢出有兩家平臺所售的鮭魚含有孔雀石綠成分。筆者走訪前置倉時,相關負責人強調生鮮都是“合格”的,現場卻無法提供相應的檢驗報告。也就是說,市場監管部門不僅看不到該批次生鮮來自哪個前置倉,也無法得知總倉及分倉是否對該品類、批次生鮮進行了檢測。該平臺雖然在寧波各縣市區設立了分公司,但各個前置倉均無法做到索證索票公示、監測信息公布,這對生鮮食品安全監管來說是個大隱患。
  2.消費者與平臺的信息不對稱
  據部分消費者投訴反映,自營生鮮平臺存在蔬菜先消化老批次,新鮮蔬菜往后排期發貨,消費者只能被動吃“舊菜”;消費者只敢買活魚,怕宰殺的活魚其實是死魚;冰鮮擔心是活鮮死后又冰凍等情況,這些問題的根源都來自于平臺與消費者之間的信息不對稱。自營生鮮平臺如何保障食品的安全準入、信息公示、問題食品召回等,是亟須解決的現實問題。消費者在網上下單,選擇送貨上門,并不意味著放棄了對商品的知情權與選擇權,售后方便、退換貨快捷也不能成為平臺不重視食品安全準入的理由。

完善生鮮平臺監管的建議
  (一)規范前置倉主體,統一登記許可條件
  由于目前各地市場監管部門尚未對前置倉這一新業態有統一定義,該平臺主體上海××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目前采取進入一地市場前先向當地市場監管部門征詢的辦法。在進入寧波市場前,該公司曾就前置倉的備案問題向市場監管部門提出申請,承諾“各片區的前置倉不與用戶發生直接交易,僅負責向已通過App下達訂單的用戶配送具體商品實現倉儲物流功能,即各片區前置倉不直接對外營業、收費、開具發票或提供商品展示、服務咨詢等”。
  市場監管部門認為,根據《食品經營許可管理辦法》的相關規定,申請人在經營場所外設置倉庫(包括自有和租賃)的,應當在副本中載明倉庫具體地址,外設倉庫地址發生變化的,食品經營者應當在變化后10個工作日內向原發證的市場監管部門報告。如前置倉從事食品經營的,應當依法取得相關許可證。
  筆者認為,前置倉的發展已經超出單純負責存儲與發貨的倉庫,更貼近于一個承擔宣傳攬客、精簡加工、售后服務的線下門店。在新興業態層出不窮的當下,“經營活動”應當不再局限是否“進店交易”與“直接交易”,宜認定前置倉從事食品經營并從嚴監管,予以規范化登記證照。
  (二)形成大監管思路,堅持管大放小
  在監管手段上,抓牢區域主體公司,加強事中事后監管。區域公司應當擔起自身及其管理的前置倉的主體責任,牢牢把握《食品安全法》“預防為主、風險管理、全程控制”的要求,參照《食用農產品市場銷售質量安全監督管理辦法》,對其運營管理的前置倉開展食用農產品抽樣檢驗或者快速檢測,并根據食用農產品種類和風險等級確定抽樣檢驗或者快速檢測頻次。例如,索證索票、企業生鮮自檢結果、風險監測等信息不該飄在總倉的“云端”,而應在本地的局域公司實時落地,實現產地準出與市場準入無縫銜接。
  在監管技術上,探索構建“智慧監管”,包括推進食品安全信息追溯體系建設,建立實時、動態、可追溯的監管保障體系,擴大監管信息“大數據”整合、互通、共享。推動地方建立完善的數據開放平臺和標準體系,依托政務信息資源共享交換平臺和基礎信息資源庫,綜合運用互聯網+技術應用、大數據支撐等現代信息技術手段,促進政府部門、地區之間的政務數據信息互聯互通和共享共用。
  在監管思路上,自營生鮮平臺是“互聯網+”的產物,市場監管部門也需轉變思路,可以與消費者、媒體合作,推進監管信息公開化、透明化。充分利用行業協會、社會團體等組織,制定相關行業服務標準和競爭規則,提高社會組織自我發展能力和管理水平。例如,企業可以參照中國經營行業協會2020年3月發布的《前置倉管理規范》加強自我管理;推動公共服務提供主體和提供方式多元化,加快建立政府主導、企業自律、社會參與的公共監管模式。
  在監管平臺上,建議在國家食品安全抽樣檢驗信息系統平臺上開辟“網絡生鮮”專區,開展對前置倉內農產品及“快手菜”預包裝食品抽檢的專項計劃。對于“總倉→分倉→前置倉”任一環節抽檢發現的問題,自營生鮮平臺要做到多級跨區域響應,利用互聯網銷售可追蹤性強、反應速度快的特點,及時召回不合格生鮮。市場監管部門應將前置倉納入日常監督檢查和“雙隨機、一公開”抽查范圍,重點加強食品出入庫、冷藏冷凍食品溫控和不合格食品銷毀管理等,避免監管盲區。
  (三)防范市場風險,守住食品安全底線
  市場監管部門應按照“四個最嚴”的要求,防范自營生鮮平臺可能出現的風險,守住食品安全底線。在體制上,加強制度設計,打破部門、區域分割,明確分工,建立跨部門工作協調機制、聯動響應機制、信息共享機制及跨區域監管機制,切實高效科學地履行“審、查、管”三位一體職責,依法對相關網絡違法行為跨區域查辦。在執法中,按照“誰先發現、誰先立案、誰先報告”的原則,確定前置倉的違法行為管轄權,規范行政程序、行為、時限和裁量權,將重心重新放回到生鮮食品上來,建立從抽檢到消費投訴全方位全覆蓋的跨區快速響應機制。

結 論
  綜上所述,隨著自營生鮮平臺從無到有、從培育期步入發展壯大期,市場監管部門規范此類平臺遇到難題。對自營生鮮平臺的監管是一個復雜的食品流通問題與行政許可問題,涉及多部門、多層級、多環節、多領域。
  對于平臺企業,需要銘記的是,滿足社區居民多樣化的消費需求,促進社區的商業活力應當以食品安全為先。必須走規范化發展道路,高度重視目前存在的入市把關不嚴、主體責任不到位、配送冷鏈條件不足等問題,優化網點布局,促進規范提升;嚴守責任,嚴格把關;做好自查自糾,保證合法合規,誠信經營。
  市場監管部門應對互聯網經營行為、互聯網新業態高度關注,將前置倉納入監管范圍,實現更精準放權、更科學監管、更高效服務。要創新監管模式,規范執法檢查,加強部門協作,形成統一的監管路徑,切實維護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保護消費者的合法權益,營造放心舒心的市場環境和消費環境。

□浙江省寧波市海曙區市場監管局 王 棟 楊 榮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