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規->法律研究->研究思考

網絡傳銷監管有關問題淺析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20-12-23 09:47 來源:
分享:
0


  近年來,網絡傳銷打著所謂“微商”“幣商”“多層分銷”“消費投資”“愛心互助”等名義從事傳銷活動,不僅嚴重擾亂正常的市場經濟秩序,還直接危害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破壞金融穩定。

一、網絡傳銷的表現形式及特點
  目前網絡傳銷類型多種多樣,“電子商務”類、“金融理財”類等成為新型網絡傳銷的主流模式,同時還有“消費返利”類、“公益互助”類、“網絡游戲”類、“網絡創業”類等傳銷形式。
  比起傳統傳銷,網絡傳銷一般有以下幾個特點:
  (一)欺騙性更強。網絡傳銷與傳統傳銷的主要區別就是在于傍上了“互聯網+”,往往打著創新、創業的大旗,偽裝名目眾多,模式不斷翻新,從措辭到口號都極具誘惑性和欺騙性,遮蓋了其發展會員(下線)牟利的本質。許多下線人員沒有判斷能力,誤認為其是合法的電子商務、互聯網金融。
  (二)隱蔽性更強。借助互聯網這一載體為傳銷活動提供掩護,將拉人加入、信息傳遞、充值返利等活動通過互聯網實現,并采取各種技術手段進行隱藏。組織者往往注冊一家電子商務、信息咨詢類公司,實際上不在注冊地址經營,而是開發一個平臺,租用境外服務器。因此,通過域名和網址,很難發現傳銷組織人員和具體地址。傳銷組織負責人居于幕后,資金往來并不通過對公賬戶,入門費、返利都是通過個人賬號交易,使得資金鏈不易被發現,隱蔽性極強。
  (三)危害性更強。互聯網傳銷通過互聯網方式,突破地域限制,傳銷骨干利用聊天軟件散布信息,發展會員,通過會員的自媒體層層轉發,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可以獲得較高的關注度,大大增加了潛在會員的參與概率,等于加大了受害群體數量和權益損失。這種違背價值規律和誠信原則的模式,一旦資金鏈斷裂,加入者將面臨嚴重損失。
  (四)違法成本低。相對于傳統的傳銷活動,互聯網傳銷組織負責人只需要建立網站,利用網絡虛擬身份,借助網站進行傳銷的宣傳、運作、人員管理、資金分配等,運作成本低,打擊難度大。
  (五)維穩成本高。由于網絡傳銷隱蔽性、欺騙性強,發展速度快,涉及人員多,涉及地域廣等特性,利用傳銷手段從事非法集資的現象較為嚴重,一旦資金鏈斷裂,勢必造成群訪、群訴等問題,維穩壓力大、成本高。如“善心匯”涉案人員超過500萬人,遍布全國各地,全國的公安機關、市場監管部門為此案的善后處理付出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二、網絡傳銷監管面臨的困難與問題
  2011年,原國家工商總局、公安部等部門聯合印發《關于開展打擊網絡傳銷違法犯罪專項行動的通知》,正式在全國范圍內啟動打擊網絡傳銷工作。多年來,中央和地方采取大力措施,并形成打擊整治網絡傳銷“四步工作法”。但是,在網絡傳銷監管工作中,仍面臨著不少困難和問題:
  (一)監測查處能力與網絡傳銷傳播范圍廣、發展速度快、欺騙性大、隱蔽性強的特點不適應。目前,網絡傳銷線上監測能力需要進一步加強,主要依靠市場監管總局在重慶、浙江、泉州、深圳等地設立的網絡傳銷監測點單位實施監測。各地辦理網絡傳銷案件的還不多,實踐經驗有待進一步提高,普通存在執法力量不足,熟悉電子取證、計算機操作專業執法人員不足的問題。部分執法人員遇到網絡傳銷案件時,存在畏難情緒,往往心理上不想、能力上不敢、技術上不懂。
  (二)網絡傳銷發現難調查取證難。涉傳組織反偵查意識逐漸增強,傳播渠道也從文字、圖片、微信轉移到抖音、快手、微視等小視頻平臺;會員登錄平臺應用逐漸從傳統的PC端向移動App、微信小程序轉移,監管的難度隨之加大。執法部門即使發現涉嫌網絡傳銷的線索,調查取證也比較困難。網絡傳銷公司往往存在服務器在外、人員在外、資金體外循環等特點,一旦有所察覺,公司立即關閉后臺、篡改信息、刪除數據,利用僥幸心理拒不配合,執法人員很難第一時間取得網站的相關證據。有的網絡傳銷公司為了逃避監督、制造障礙,往往利用明暗兩個系統,對會員、交費、返利進行管理,使得案件由于證據鏈斷裂打擊難度加大。對于跨國的網絡傳銷,傳銷組織總部設在境外,管理團隊全在境外或全是境外人員,會員注冊的后臺服務器也設在境外,在國內沒有注冊登記機構。出境查處會面臨法律適用和國際管轄權的問題,需要國際社會通力合作。但目前各國對傳銷褒貶不一,要達到法律標準一致極其困難,給打擊傳銷工作帶來很大難度。
  (三)市場監管部門缺乏控制網絡傳銷資金的法律手段。網絡傳銷案件查處中,對于資金鏈的查證和對涉案資金的控制,是困擾市場監管執法人員的一個難點。資金鏈無法查證,便無法充分證實網絡傳銷行為,資金無法控制,傳銷公司便可輕易隱匿資金,而后消極配合調查。《禁止傳銷條例》第十四條第一款第(八)項規定,“對有證據證明轉移或者隱匿違法資金的,可以申請司法機關予以凍結”,實際執法中,傳銷公司往往利用個人賬戶交易。對于凍結個人賬戶,司法部門十分謹慎,傳銷組織快速轉移資金,給后續案件的執行造成阻礙。公安機關可以凍結相關賬戶,但必須以立案為前提。在網絡傳銷取證難的情況下,市場監管部門即使獲得充足的證據移交公安機關,傳銷組織的資金往往也已被轉移。
  (四)網絡傳銷時常存在定性難問題。一是網絡傳銷與非法集資難以準確區分。傳銷與非法集資等金融欺詐交織的復合型違法犯罪活動有擴張趨勢,常常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方面,用高利率回報的方式大量吸收騙取資金,即所謂靜態收益;另一方面又按人頭績效獎勵形成傳銷模式的層級組織關系,即所謂動態收益。執法人員經常就案件屬于網絡傳銷還是非法集資存有爭議,定性不同就意味著由不同的部門管轄。二是網絡傳銷與新經濟新業態有時難以準確區分。近年來,以“互聯網+”為代表的信息技術在各行業各領域廣泛應用,催生了大量新業態,如共享經濟、網絡借貸、社交電商等。由于法律法規不夠健全,對這些所謂新模式還存在定性難的問題,比如不少明星社交電商項目,備受風投資本青睞,但也飽受涉嫌網絡傳銷的困擾。新業態在給人民群眾帶來便捷的同時,也給打擊傳銷帶來新的挑戰。
  (五)網絡傳銷刑事追責難。主要是“以銷售商品為目的”的界定標準模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辦理組織領導傳銷活動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公通字(2013)37號)第五條第二款規定:“以銷售商品為目的、以銷售業績為計酬依據的單純的‘團隊計酬’式傳銷活動,不作為犯罪處理。”有的網絡傳銷組織者熟悉法律,為了規避風險,往往讓會員以認購商品的形式進入組織。對于這些商品,通過培訓、分享宴、網絡直播等方式夸大宣傳,然后對獎勵模式大肆渲染。一旦案發,當事人以銷售產品為借口,掩飾傳銷本質,公安機關在沒有充足的證據情況下很難對其立案偵查。

三、加強網絡傳銷監管工作的對策與建議
  (一)強化打擊傳銷聯席會議制度,形成監管合力。各地實踐充分說明,在市政法委統一領導下的打擊傳銷工作機制更為有力、有效。現在的傳銷已經不是以往單純的經濟違法犯罪行為,而是轉變為暴力違法犯罪和金融詐騙違法犯罪。建議由政法委牽頭成立打擊傳銷工作聯席會議或領導小組,加強政府部門間的有效聯動,強化各地區、各單位責任落實,協調打擊傳銷聯席會議有關成員單位做好打擊傳銷工作。
  (二)增強網絡傳銷監測發現能力。要完善傳銷監測預警平臺,依托系統內網監、互聯網廣告監測等職能嵌入網絡傳銷監測功能模塊,增強網絡傳銷監測發現能力。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借助互聯網公司技術優勢,依托大數據,科學建立網絡傳銷監測搜索模型,實現更加精準、更有價值的線上監測,及時、準確搜集信息。要進一步做好“無傳銷網絡平臺”創建工作,不斷壓實互聯網平臺企業的主體責任,加強與互聯網平臺合作,引導平臺企業履行社會責任,積極配合執法機關查處網絡傳銷違法行為,全面鋪開網絡反傳銷宣傳工作,助力執法機關線上線下打擊傳銷工作。執法人員要提升執法素質,進一步增強線下實證能力,綜合運用網絡調查、實地核查、可疑資金交易分析等措施,及時發現和確定打擊重點。此外,加大輿論宣傳力度,暢通舉報渠道,完善獎勵機制,充分發揮群眾力量,積極揭發網絡傳銷違法行為。
  (三)加強部門協作,破解涉傳人員資金控制難題。查處網絡傳銷案件最重要的就是會員和資金,市場監管部門很難獨立完成網絡傳銷案件的查處。應加強與公安部門的協作配合,利用公安部門的先進設備和專業優勢,確定、控制核心人員、骨干成員,加快案件的查處進度;加強金融機構的協助配合,明確市場監管部門查詢賬戶的權限、時間及對電子版數據拷貝,減少因賬戶查詢而造成的案件拖延;加強與司法機關的協助配合,針對涉案的對公賬戶和個人賬戶資金的凍結,與司法機關會商,確保第一時間凍結資金,防止當事人轉移資金。
  (四)加強分析研判,做好分類處置。加強對傳銷新動向的研究判斷,明確傳銷與其他相關違法犯罪活動的法律界限,使基層執法能有的放矢。既要以“破大案、挖源頭、搗窩點、摧網絡”為主攻方向,依法嚴厲打擊社會危害大、非法聚集、群眾反映強烈的傳銷大案及網絡傳銷案件,又要對新業態、新模式加強跟蹤研判,秉持“包容審慎”的監管理念,慎重定性,在做好防范風險的同時,引導推動其規范、健康發展。
  (五)完善打擊傳銷違法犯罪的法律規定。一是修訂《禁止傳銷條例》,將以銷售商品為目的的傳銷和不以銷售商品為目的的傳銷合理區分,重點打擊不以銷售商品為目的的傳銷,明確“不以銷售商品為目的”的具體判斷標準,為新業態創新提供明確穩定預期。二是降低組織領導傳銷罪的立案追訴標準,對傳銷案件的證據、案件定性、法律量刑等方面有效統一,增強依法打擊傳銷犯罪的震懾力,提升對傳銷的刑事打擊效果。
  (六)制定應急預案,全力做好維穩工作。網絡傳銷案件涉及人員多,地域廣,不能單純地從案件角度出發,要充分考慮輿情控制、媒體炒作、矛盾化解、穩定情緒,與公安、網信辦、信訪辦等部門協作,提前做好應急預案,防止出現集中上訪等群體事件。要加強對各種網絡傳銷模式的研究分析,根據不同性質、不同表現形式的傳銷模式,劃分涉穩風險等級,對癥施策,切實把不穩定因素控制在萌芽狀態。

□天津市市場監管委 何茂斌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