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文化->書畫攝影

十點半的地鐵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20-12-25 09:38 來源:
分享:
0


  2016年年底,我第一次走進南昌地鐵車廂。這距離一號線正式開通運營,已經整整過去了一年時間。在生活的很多方面,我都覺得自己屬于后知后覺那一類。城市的變化、街道的易妝、川流不息的汽車疾馳而過卷起的塵煙,總是繞過我的目光,悄無聲息地進行著。
  2019年年初,因為工作上的原因,我也成了地鐵常客。每周一凌晨,我得趕乘余干縣城開往南昌的最早一趟班車,七點鐘前后到瑤湖西地鐵站,再乘一號線轉二號線,直到臥龍山站下。每周五下班后,再往回走同樣的線路,途徑同樣的站點。倘若下班晚了,有事耽擱了,下了地鐵已見濃濃夜色。因為很難等到回縣城的車,經常很晚才能到家。
  一周之中的其他幾天,我在南昌市租住,同樣靠地鐵奔忙。每天早上,從租住地出發步行約一刻鐘,到達高新大道站擠上一號線。上班早高峰,這個點基本上是沒有空座的,能找個地方落腳站著就很不錯了。然后至地鐵大廈站轉二號線,到臥龍山站出。前前后后,得花一個多小時吧。苦中作樂,途經站點的地名和大致到站時間,我便記下來了。在不同的地鐵車廂,我鍛煉了自己同樣的站功,接連寫下了《過臥龍山》《出艾溪湖西》《這一天的故事》《一條路的日常》《余生滲透了歲月的煙雨》等詩文,陸續發表在一些大大小小的刊物上。這也算是南昌地鐵給我的獎賞吧。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一天的工作終于結束了。下班,要么還是經臥龍山站回租住地,要么就搭乘同事的車走一段,到前湖大道站上地鐵。隨著臥龍山站末班車時間的調整,我回程趕地鐵的時間也一再推遲了,經常得趕晚上十點半左右的地鐵,這還算是較為理想的狀況。偶爾也有手頭任務未完成,導致錯過了地鐵末班車,先打一段車,再到秋水廣場站轉一號線。偶爾也會待在辦公室加個通宵班,但到了凌晨三四點鐘,上下眼皮打架,實在撐不住了,便攤開簡易床,湊合著瞇上一會兒。大多數時候,還是能趕得上十點半的地鐵的。
  “十點半的地鐵/終于每個人都有了座位/溫熱的風/終于能輕輕地靜靜地吹。”2017年湖南衛視《我是歌手》第九期現場,“音樂詩人”李健在妙曼的夜色里傾訴。那是我在艾溪湖畔第一次聽到《十點半的地鐵》這首歌。那樣清澈柔美的聲音,像在述說一個陳年的故事,又像在勾勒一幅淡雅的素描。往事與現實交錯,燈光與星光呼應,有著催眠曲一般的特質。溫熱的風,溫熱的慢鏡頭,在十點半的地鐵車廂次第鋪開。
  “十點半的地鐵/終于每個人都有了座位”,這也是不一定的。因為二號線從南昌西高鐵站而來,乘客還是蠻多的,特別是延長了運營時間以后。但人流量相比其他時間段,還是明顯少了許多。這個時候我們所看到的,多是疲憊的腳步、疲憊的眼神、疲憊的身影。當月亮開始覬覦這座城市的喧囂,臥龍路的路燈投下羸弱的身影,人們各自裹緊了衣裳,將自己完整地交給十點半的地鐵。不想說話,也無話可說。微信也懶得去看,新聞也不想去看,怎么舒服就怎么靠著。
  “身邊的姑娘胖胖的她/重重地靠著我睡/我沒有推我不忍心推/她看起來好累”,“對面的大叔/在鼾聲之中張大了嘴/旁邊的阿姨左搖右晃/她睡得找不到北/身邊的妹妹和朋友談誰/是是非非”。是父母,是孩子,是愛人,是同事,是鄰居,是朋友,或者素未謀面的路人,但人們的疲倦與疲倦之間并沒有什么差異。生活那么強大,我們冒失一回、失態一回、打一會盹兒,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地鐵那么長,疲倦只是一抹停頓,一份心靈的休憩與喚醒而已。人們忙碌了一天,累了,困了,疲倦了,這是我們奔波過后的時間再現。每一個疲倦的身影,每一種疲倦的姿態,都如此的普通,又如此的堅強和無可取代。
  “我也疲倦了/這是我唯一不失眠的地方/悲傷的難過的/在這里我沒有力氣去想/城市的夜在頭上/沉默經過它的心上/盡管它千瘡百孔/仍在夜里笑得冷艷漂亮”。我已經習慣了在這樣的時間與空間,在地鐵車廂深處再做一次逗留,將進進出出、上上下下的乘客們仔細閱讀到深夜。十點半,甚至更晚的流動的地鐵,毫不介意地包容了我們滿身的躁動與塵垢,讓我們的內心獲得短暫的安寧,感知別樣的默然。
  地鐵,是大地身體里最獨特、最大度的交通使者。它內心寬敞,全身透亮。它迷戀并且深入城市的身體,總是不自覺地替代城市默默修行,默默承載人們的出發與抵達。十點半的地鐵,盡管姍姍來遲,但終究帶著歸途的祝福和箴言,身心已然填進一片璀璨的星空,放飛了一群提著燈籠的螢火蟲。“我也疲倦了/這是我唯一不失眠的地方/沉重的燙手的/在這里都可以暫時放放”。累了,肉體在打盹;困了,靈魂在夢游;疲倦了,人們的臉上刻滿奔波與煎熬、奮斗與波瀾、夢魘與光明。時光和日常的生活緊挨在一起,被一只只無形的大手擄走,被蒼勁有力的風掠走,無窮無盡,無聲無息……
  “等到了站下了車/余下的路還有好長/不去想管它呢/讓風吹在我臉上”。在城市里勞作的人們,生活的哲學里并沒有那么多浩渺和粗獷,這是與莊稼地里的拔節不一樣的表達。但同為生命的傳遞者、耕耘者,我們前行的路途同樣充滿四季絢爛,同樣布滿日月星辰。我們一步一個腳印的姿態,同樣是無數記憶的疊加、無數開拓的疊加、無數重復的疊加。疊加,是生活的內涵。余下的路,則是生活的外延。重整行裝,不懼風雨,繼續前行。
  快要到站了,我想起了印度著名詩人、文學家、哲學家泰戈爾說過的話:“上岸之前,我們是陌生人;來到你的岸上,我是你的賓客;離開你的岸,我們是朋友。”十點半的地鐵,你承載了我、陪伴了我,我會默念你、珍惜你、祝福你。我曾無數次踏著深沉的夜色,漫步在你的胸膛、你的肌膚、你的五臟六腑。你是城市的講述者,我是你的傾聽者。我們相互感知、相互致敬。我們感知過的東西,留下了時間的溫度;我們致敬過的艱辛,又溫暖了這個世界。
  十點半的地鐵,比我們想象的更加堅韌、守恒。人這一生,會經歷很多磨難。搭乘一趟十點半的地鐵,做一個堅忍有恒的人。

□江西省市場監管局 李 晃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