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規->法律研究->研究思考

“無名倉庫”涉嫌商標侵權管轄權探析

——以電商企業住所、網店經營地與倉儲發貨地不一致為例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21-01-13 09:40 來源:
分享:
0


  

“無名倉庫”存有大量侵權商品
  近期,G市市場監管部門連續接到舉報,反映多個“無名倉庫”儲存大量涉嫌侵犯注冊商標權的商品。執法人員分別對上述倉庫開展現場檢查,經初步核查發現,這些場所為臨近Z市的電商經營企業在G市租用的倉庫,僅用作倉儲發貨,無其他經營活動,未辦理營業執照。
  因G市租金便宜,近年來Z市不少企業將倉庫搬到G市,簽訂租賃合同并直接派駐倉庫管理人員。執法人員現場檢查時,在多個倉庫內發現大量與舉報內容一致的商品,如日化品、充電器等,經初步鑒定存在侵權嫌疑。考慮執法時效性,G市執法人員經電話請示批準,對現場查獲的涉嫌侵權商品采取扣押強制措施,并詢問倉庫管理人員及Z市涉案企業法定代表人或負責人。
  執法人員經調查確認,上述多家電商經營企業均在Z市注冊,其主要經營活動(包括宣傳、洽談、接單、銷售、網店運營、電子發票開具等)在Z市的登記住所完成,企業大部分員工也在Z市住所工作,G市僅有少數員工負責倉庫管理和發貨。商標權利人對現場查獲的樣品比對后,出具涉案商品系“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的鑒定結論。
  執法人員對于Z市多家企業涉嫌構成《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三)項“銷售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的”侵權行為并無異議,但對于后續應由G市還是Z市市場監管部門管轄存在爭議。

違法行為地如何認定?
  爭議的產生主要是“違法行為發生地”如何理解的問題。根據《行政處罰法》和《市場監督管理行政處罰程序暫行規定》的規定,行政處罰由違法行為發生地的縣級以上市場監管部門管轄。全國人大官網“法律問答與釋義”中《“違法行為發生地”如何認定?》一文寫道:“行為人實施了行政違法行為,在其實施過程中任何一個階段被發現,該地方都可以成為違法行為發生地。”該文還專門舉例:“如販賣假藥的違法行為,李某在甲地制造假藥到乙地銷售,運輸過程經過丙地、丁地,依照本法的規定,甲乙丙丁四地都可能成為違法行為發生地,當地的行政執法機關如發現了這一違法行為都有權對其實施行政處罰。”有觀點據此認為,雖然違法主體是Z市企業,但倉儲發貨屬于銷售侵權商品這一違法行為的必備階段和環節,所以G市、Z市的市場監管部門均對Z市企業的違法行為具有管轄權。根據《行政處罰程序暫行規定》第十一條“對當事人的同一違法行為,兩個以上市場監督管理部門都有管轄權的,由先立案的市場監督管理部門管轄”的規定,G市市場監管部門先受理的舉報,所以后續仍應由G市市場監管部門作出處罰。
  筆者認為,由Z市市場監管部門管轄和處罰為宜,G市市場監管部門應將前期案件查處資料整理好,以案件移送的方式,把卷宗和涉案商品一并移交給Z市市場監管部門。
  首先,分析“銷售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這一違法行為的構成,需要結合電商企業的一般運營模式來看。目前主流電商企業日常經營流程包括網店申請設立、運營維護、宣傳推廣、接單洽談、銷售成交、電子發票開具、倉儲發貨、客戶服務、定期從平臺收款等多個環節。具體到本案,絕大多數環節發生在Z市的企業住所,僅倉儲發貨環節發生在G市倉庫,將Z市的企業住所視為“違法行為(主要)發生地”或是電商店鋪的“實際經營地”更為合理。
  其次,《“違法行為發生地”如何認定?》一文還列舉了一種特殊情況:“如果制造假藥和銷售假藥的不是同一個人,情況就有所不同。甲地制造假藥的人是王某,李某是從王某處收購了假藥后到乙地銷售,乙地的行政機關查獲后對李某銷售假藥的行為作出了行政處罰,同時對王某制造假藥的行為還必須給予行政處罰。當然,對于王某制造假藥的行政處罰是由乙地的行政機關作出還是由甲地的行政機關作出,從法律規定看都是可以的,但應考慮便于行政處罰的實施,有利于提高行政執法效率的原則。”可見,在兩地監管部門均具有管轄和處罰權時,應當(而非“可以”)考慮便于行政處罰的實施和有利于提高行政處罰效率這兩項原則。在本案中,對于涉案的Z市企業,Z市市場監管部門管轄和處罰更為便利,G市市場監管部門要做好協助配合工作。

管轄權的可能性分析
  此案還有兩種可能性,筆者對其管轄權問題一并予以分析。
  第一種可能性是舉報時商標權利人已掌握并明確告知市場監管部門G市倉庫中的侵權商品屬于Z市電商經營企業。2020年1月1日生效的《市場監督管理投訴舉報處理暫行辦法》第二十七條規定:對平臺內經營者的舉報,由其實際經營地縣級以上市場監督管理部門處理。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住所地縣級以上市場監督管理部門先行收到舉報的,也可以予以處理。本案中,涉案的Z市多家企業在各電商平臺以公司名義開設網店,從常理分析,其店鋪的實際經營地應認定為日常登錄最頻繁并承擔該電商店鋪運營工作的物理地址,即Z市企業住所,而非僅作為倉儲發貨地的G市倉庫。
  第二種可能性是商標權利人掌握相關商標侵權情況及存放商標侵權商品的倉庫經營者為Z市企業而非“無名倉庫”,仍向G市市場監管部門舉報。《市場監督管理投訴舉報處理暫行辦法》第二十九條規定:收到舉報的市場監督管理部門不具備處理權限的,應當告知舉報人直接向有處理權限的市場監督管理部門提出。G市市場監管部門應告知商標權利人直接向Z市市場監管部門舉報,由Z市市場監管部門牽頭對轄區企業組織查處。如果有聯合執法的需要,Z市市場監管部門可協調G市市場監管部門,約好時間對企業住所和G市倉庫同步查處。雙方應及時辦好涉案材料和物品的移交工作,后續交由Z市市場監管部門統一作出行政處罰。
  在實踐中,類似電商企業住所、網店經營地與倉儲發貨地不一致的情形較為普遍,尤其部分主流電商平臺上的第三方旗艦店出于物流成本考慮,會先把商品批量發貨至異地的電商平臺倉庫或物流商貿城的倉庫暫存,成交后直接從異地倉庫以散件發貨。如果堅持認為只要存在“倉儲發貨”環節,就屬于違法行為發生地、倉庫所在地監管部門即具有管轄和處罰權的話,一是國內倉儲物流行業較為發達的地區的市場監管部門將接到很多舉報投訴和案源,二是不符合“便于行政處罰的實施,有利于提高行政執法效率”的原則。對此類問題如何確定管轄權,有待進一步明確。

□廣東省東莞市市場監管局 孔 迪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